本期文章列表

开放巧创 赢得未来

开放加巧创,中国企业将进一步迈向世界一流企业的阵列。

开放式创新:昨天、今天、明天——专访全球“开放式创新之父”亨利·切萨布鲁夫教授

当我们试图去探讨那些发生在企业边界内外的知识、信息、技术、人员等流动之时,开放式创新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2003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亨利·切萨布鲁夫先生提出“开放式创新”(open innovation),正式将这一范式引入学术研究与产业实践,也引导了商业思想从独立创新向合作、共享、协同等的转移。而今,在亨利教授提出开放式创新的第15个年头(首部开放式创新著作于2003年美国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我有幸面对面地对其进行一次访谈,详细了解开放式创新的提出背景、发展进程、未来展望,并和亨利教授谈论了开放式创新在中国的机遇与挑战。

理解变化,以未来决定现在

“最近我对变化这个话题比较关注。因为我发现企业陷入两极分化中:一极觉得外部环境充满生机,机会很多;另一极觉得太糟糕了,现在没有机会。产生这种两极化撕裂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是很多人理解变化的能力不够。如果理解变化的能力够,就会觉得现在是个再好不过的时代,有着从未有过的机会。这个时代对我们理解变化的能力要求很高。”——陈春花

2016中国最佳声誉创新百强企业研究报告:中国市场企业创新指数为何不够高?——声誉视角下洞察中国市场企业创新的格局与对策

创新是打破既有格局和模式,发掘贴近人性的沸点和冰点。欧美顶尖企业无一不在创新上发力:苹果靠创造和引领需求在早已饱和的传统按键式手机市场中突出重围;特斯拉靠颠覆传统的能源使用模式在竞争激烈的汽车市场后来者居上;迪士尼靠对人类至真、至善、至美的追求打造出如梦似幻的高科技动画世界。所有这一切都源于突破性、颠覆性与超越性的理念,通常表现为富含人文与科学价值的理想、信念与境界。的确,理念才是培育创新的土壤和激励创新的原动力;而企业家的理念维度决定了企业创新的高度与格局。

那些指引向成功的力量——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崔屹专访

跨界的力量、成长的力量和自由的力量是引领崔屹早早成功成名的重要力量。对于成长,崔屹尤有感受。他认为,会成长的人将会非常厉害。会成长,不仅要像海绵一样不断汲取;更在于要不断修炼自己,让内心不要被嫉妒、虚荣、爱面子等等人类的弱点所蒙蔽,从而保持虚怀若谷、求知如渴的状态;成长还要保持高度的专注力,专注才能成就极致。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奥迪——专访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副总经理于秋涛

奥迪这一拥有百年历史的豪华品牌,如今正在推进品牌年轻化战略,以创新的方式与年轻人沟通,“突破科技 启迪未来”,与用户共同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明天。

避免新产品由“先驱”变“先烈” ——适度营销理论的引出

由先驱变成先烈的品牌拥有者常常会经历一个大喜大悲的过程,它不仅给企业发展带来了致命的打击,也会挫伤企业持续进行新产品创新、提升品牌价值的信心,甚至直接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和倒闭。

深度多元文化经历激发创造力

在麦肯锡对全球1400多位企业领导者的调查中,65%的领导者表示他们缺乏激发员工创造力的自信与手段。多元文化经历能有效提升创造力,企业如果希望更大程度地提升员工的创造力与创新能力,一种切实可行的方法是为他们营造一个多元文化的工作环境。

梦想性巧创:中国企业的独特创新范式

中国企业,作为后发企业,面对这样一个创新悖论:一方面,在创新竞争中天然地处于不利地位,具体的表现是各种资源的缺乏。另一方面,恰恰由于这种缺乏,中国企业在创新中又先天具备了一些成功创新的条件。如何克服创新悖论中的困难,发挥创新悖论中的优势?中国企业找到了一种独特的创新范式和道路——梦想性巧创!

中国企业的崛起之道——复合创新

组合能力、生存发展能力、商情能力、组织网络和关系能力,以及吸收能力这五种能力的协同,能够支持企业形成一个内部完整自洽的复合创新路径。尽管在内容上都包括了创造性复合与响应式创新两部分,但企业可以根据自身特色,在具体的表现形式和发展路径上选择差异化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