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列表

文明、和平与商业发展

当今商业发展的进一步要求不再仅仅是经济利益的获取,更在于企业及所拥有的产品或服务对人类的真正意义。这种对意义的追求应该成为企业发展的更高追求。因此,提供负责任的产品或服务将成为商业发展的新趋势。

著名历史学家弗格森专访 财富、政治与文明:中国与世界

2016年5月,世界著名历史学家、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杰出访问教授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清华经济管理学院为清华学生开设了课程《中国与世界:历史视角》。在课程最后,清华经管学院金融系何平教授代表本刊与弗格森教授展开了精彩对话。 弗格森教授认为,人类社会可能进入到一个资本积累继续增长而消耗减少的阶段;南海是历史问题,中美之间一定要避免军事摊牌,最重要的是可协商的氛围,一定不能急躁;不同文明之间更多的是融合而不是冲突,世界的主要问题在文明体内部,即体系内部机构的冲突或者低效。

“智慧企业”引领供给侧改革——国电大渡河公司总经理涂扬举专访

从2014年开始,我国的电力供应出现严重过剩。在四川,大约有三分之一电能过剩。在这样的背景下,国电大渡河公司利润却平稳增长。国电大渡河引领供给侧改革的秘诀何在?

奥迪如何做大数据营销——专访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副总经理于秋涛

在“互联网+”时代,奥迪充分运用大数据进行营销,实现了营销的深度整合和精准,也给客户带来了更愉悦的体验。

寻找独角兽企业

独角兽企业(unicorn company)是指那些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非上市公司)。具备了哪些条件的创业公司更有可能发展成为独角兽?基于2016年全球216家独角兽企业,比如Uber、Airbnb、Palantir等企业的发展过程中发现一些共有的成长规律,我们提炼出识别未来潜在独角兽企业的五项关键特征。

“余额宝”何以成功?——从赋权角度看互联网金融产品创新

互联网金融创新对草根用户行为的影响机制,绝非只是简单地利用互联网作为销售渠道,其背后必然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通过与赋权理论的印证和结合,本文认为,余额宝成功的关键在于其产品设计对广大草根民众进行了赋权。

小米国际化如何突破专利困局

全球专利竞争态势更加的动态化,充满更多的不确定性,小米等新一代中国创业型公司正在承受的专利竞争压力,也变得更加复杂多变。小米型创业公司破除国际化初期专利困局的良策,将不再是“以不变应万变”,而是“以多变应万变”。

井底之蛙与打造企业核心能力的三种精神

互联网时代信息爆炸与社会提速,导致人面临欲望无限而资源有限的困窘。如何在这种浮躁的环境下实现创新与创业?可以借用井蛙的定力,通过收敛精力专注于自己感兴趣的一点而成为专家,把感兴趣的一点做深就是工匠精神,把做深的一点再放大就是企业家精神。在此三种精神基础上建立的企业是有精气神的企业,是有核心能力的,从而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环境下完成人生之三不朽事业:立德、立功、立言。

近邻的智慧:向印度学管理——与印度裔管理学大师维杰·戈文达拉扬对话

近邻印度的管理智慧一直被中国企业家和管理者所忽视。为了更好地了解印度企业及企业家的优势而使中国企业家获益,《清华管理评论》特邀剑桥大学嘉治商学院高级讲师尹一丁博士与美国达特茅斯学院塔克商学院讲席教授、印度裔管理学大师维杰·戈文达拉扬(Vijay Govindarajan)展开了一场精彩的对话,对印度企业管理及企业家素质、印度企业国际化和印度企业创新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朴素式创新:印度对管理世界的独特贡献

朴素式创新,正迅速成为印度对管理世界做出的独特贡献。学习和吸纳朴素式创新不仅有助于企业在印度获得成功,在新兴市场国家和发达国家也同样有用。那么,什么是朴素式创新?什么类型的组织善于朴素式创新?朴素式创新的原则是什么?对中国企业领导者意味着什么?此文将一一予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