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列表

管理:无止境的前沿

支撑科技创新的是优良的管理思想和管理行为。自泰勒等创立科学管理,到马斯洛的人本主义管理思想,以及由德鲁克集大成完成了管理学的创建,并强调管理的实践特征。在后来的管理思想演化中,波特的产业-竞争理论、戴明的质量管理、克里斯坦森的颠覆性创新、彼得·圣吉的学习型组织、沙因的企业文化论、野中郁次郎的知识管理论等都对企业的创新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在新的信息科技和新人文主义情景下,数字科技驱动的管理变革、脑科学、行为理论情景下的管理、基于整体论的复杂科学管理、强化整体和互动的量子管理等一系列新管理思想层出不穷,正处于“无止境的前沿”。

现代管理中的愚笨分析

定量分析技能的强迫症在商业教育中造成了对科学方法论的根本性误用。随着数据分析/“大数据”成为管理学中日益炙手可热的焦点话题,这种情况正在变得更加糟糕。商业教育因此培养出了数量巨大的、偏颇失衡的管理者。商业教育若要为管理实践带来真正的积极影响,需要努力在毕业生身上创造有益的、均衡的技能组合。

共情领导力——数字化时代智能组织管理的新挑战

数字化时代对共情的需求和呼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共情领导力由觉知力、沟通力、包容力、信念力、学习力这五种力量构成。共情领导力对管理者在把握企业内、外部的人性,洞悉人的情绪和情感需求,打造以人为核心的组织生态圈等能力方面,提出了诸多挑战。

HRM的使命、困境与出路

在当下新技术革命和知识经济的大变革、大动荡时代,HRM要想真正成为构建企业独特竞争力的源泉,既不能过度强调自我价值而越位,导致企业垮得更快;也不能仅限于传统的招聘甄选、培训开发、绩效考评、薪酬管理、员工关系等职能模块而落伍。应该把主要力量转变到三类功能上:HRM规划、组织开发、HRBP。这三类功能分别对应着组织三个层面:战略层面、组织整合层面和业务层面,而且需要三路并举,协调发展,才能回应时代赋予HRM的使命。

做企业究竟为了什么?

中国中小企业生命周期的短暂现象使企业家与管理学者不得不直面“做企业究竟为了什么”的叩问。本文围绕企业经营本质、管理理念、企业导向和驱动因素等四个方面,通过对酷特智能孕育期、发展期、成熟期、拓展期等4个发展阶段关键管理创新活动的剖析,解构其董事长张代理源点论管理思想的演变。对我国培育卓越企业家,延展中小企业生命周期,推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呼唤企业家灵性资本

不确定的是环境,确定的是我们自己。面对VUCA时代不确定环境,企业家灵性资本日益成为嵌入企业发展的确定性,增强组织韧性,加强危机管理,影响企业持续发展的关键要素。

破局:以社会创业为“双创拐点”

技术改变了生活,但生活不只有技术。创新创业理论及实践只有不断强化其社会属性,才能为技术进步提供不竭动力,才能更加从容应对高度不确定的环境与日益多元的社会需求。而社会创业,正是这一动力源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虚拟沟通:疫情之下人生的扩展

人们通过各种互联网信息平台进行的虚拟沟通,不仅是一种人与人之间话语与行为的交流,更是一种精神和情感的舒展生长,根本意义在于开敞和扩展了人们生存的物理空间、思维空间和灵魂空间等。

面向科技类中小企业贷款的整合式创新风控模型

本文将新兴的商业模式画布模型与传统的资产负债表进行整合,创新性地提出“四网三流”企业风控分析框架。该框架可为银行一线业务人员提供有效的工具支撑和高可操作性的工作指引,并从宏观经济上促进科技金融创新对科技类中小企业的贷款支持。

微软如何实现自我“刷新”

在传统剧情中,患病的恐龙,往往要由空降者拉出泥潭,就像郭士纳在1993年拯救了IBM。微软则走出不一样的转型步调,一位来自公司内部的老兵成了转型的新帅。他带领微软展开了一次在技术上契合产业趋势、业务上倡导开放合作的“刷新”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