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

贝壳找房:自我颠覆的整合式创新引领产业数字化

从链家到贝壳,用了18年;而从上线到上市,贝壳只用了28个月。深耕垂直领域的链家何以在居住服务行业的激烈角逐中脱颖而出?由链家破茧而出的贝壳找房又是如何在居住服务产业数字化转型中一骑绝尘、成为新居住服务引领者?究其本质,贝壳找房是左晖及其创立的链家在产业数字化的时代机遇面前,开启的带有自我颠覆色彩的整合式创新之路。

恒瑞医药:跨越创新的陷阱与断层

“不创新是等死,创新是找死”。对于投资大、风险高、周期长的化学制剂医药企业来说,跨越创新的陷阱与断层意味着极大的考验:高投入低回报、目标与手段的扭曲、徘徊在全球医药产业链的最低端等陷阱,同时还要跨越从医药投入到医药产出中间存在的断层。那么,中国本土化学药剂行业的典型代表之一,恒瑞医药是如何从一家生产红药水、紫药水的低端制药厂,成长为医药行业的领头羊、全球排名第7的医药企业?它又是如何跨越这些陷阱和断层的?

用友“玩事”:有温度的文化赋能工具

“玩事”是数字化人力资源管理时代的文化沟通工具,它把一个非常“软”的内容,即企业文化,借助于具体的勋章和金豆等做法构成的体系,做得非常实在。它的理念是:解决好人的因素,则开展工作任务更顺畅,更有利于达成工作目标。

人才高激励:碧桂园弯道超车之谜

从2012年到2018年,碧桂园用七年时间,销售额涨了15倍,从一个普通家族企业一跃而成中国房地产企业前三强,上榜福布斯世界五百强企业。这背后碧桂园的价值双享制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德龙钢铁:传统钢铁行业如何实践共益理念

德龙是一家2005年在新加坡联交所上市的大型综合实业集团,其主营业务为钢铁。身处这样一个传统行业,在行业前景不够乐观的情况下,德龙不仅没有被关停反而成为了钢铁行业的环保标杆,打破了环保公益与企业利润不可兼得的神话,不仅实现了环保目标又实现了经济效益,同时还提升了员工的满意度,实现了国家提出的供给侧改革的部分目标。德龙钢铁究竟是怎样炼成的?

方太:幸福常青的企业

大多数企业全力以赴利润最大化时,方太回归“仁爱”初心,赋予企业“为了亿万家庭的幸福” 的伟大使命,立志“不做500强,要做500年”。方太的成功源于仁爱之道、向善之法和创新之术,实现了企品、人品和产品的三品合一,实现了论语与算盘的义利平衡。

从“跑龙套”到“唱主角”:海伦奏响美妙琴音

1986~2020年,海伦从钢琴零部件配套到钢琴整机制造,从传统钢琴生产跨越到智能钢琴与艺术教育并举,成为了钢琴行业中名副其实的明星企业。海伦钢琴,一个闪耀世界的民族钢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海伦的成功蜕变为后发企业的超越追赶提供了富有意义的启示。

老乡鸡:用营销,在疫情中翻盘

从手撕联名信到免费送鸡汤活动,这几次营销事件塑造了一个“土味”的老乡鸡,更让人们感受到了一个有人情味的老乡鸡。一个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形象油然而生,并让大众对于企业的好感加强,这样的营销不是通过广告而是通过实际行动来执行的。

“万物商店”亚马逊的战略飞轮

2020年伊始的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为各个国家带来了不同程度的经济冲击,甚至是灾难。然而,电商巨头亚马逊的全球销售额猛增至每秒1.1万美元,其市值也被推升至12000亿美元。人们不禁好奇,是怎样的历史和发展道路,造就了这个至今依然在不断扩张版图的“亚马逊帝国”?

SIBIT五维度企业管理层能力模型:以复星医药集团投资和睦家为例

SIBIT五维度企业管理层能力模型即战略能力(Strategy)、资源整合能力(Resource Integration)、激励能力(Incentive)、品牌能力(Branding)和科技能力(Technology)。自2009年复星医药投资和睦家以来,和睦家管理层充分发挥SIBIT五维度企业管理层能力,利用CVC的资本赋能作用,不断超越S曲线,推动企业创新发展,走出了一条高绩效企业超越S曲线的典型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