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

华为的变与不变——以客户价值创造为核心的持续变革

“终日乾乾、与时偕行 ”。华为30年的跨越式发展过程,实质上也是华为的持续自我变革、自我进化过程。但其各个发展阶段的关键变革活动,都是以客户价值创造为核心而展开。

踏准技术路线图的节奏

当众多中国企业开始重视研发投入,技术路线图成为效率开发与资源配置的关键。技术路线图是什么?企业如何运用技术路线图进行前瞻性布局?如何建立再创能力,从而实现技术赶超?

基于艺术的创新

新商业时代的成功组织和企业,都是一方面拥抱技术变革,另一方面拥抱以人为本的人性价值驱动力。艺术在人性价值驱动方面能够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跳出管理,走向设计

管理学的“沼泽”时代,要想让企业真正走出泥洼,就得爬到更高处,跳出泥泞不堪的管理,甚至做到像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所期望的那样——消灭管理。这一看上去遥不可及的梦想,随着“企业设计”在中国的创立与落地,正在逐步变成现实。

“人单合一”管理模式与悖论式领导

互联网及物联网时代,企业的发展过程中充满了多种悖论与张力,对传统的管理模式提出了挑战。具备悖论性特征的“人单合一”是在海尔战略转型的张力冲突过程中提出来的管理模式,有效应对大企业无活力的悖论,同时化解了传统模式下的难题。

追梦人还是螺丝钉?——意义追寻重塑工作体验

对于企业雇员来说,真正持久的内在动机离不开对意义的追寻。缺少对意义的追寻、单纯通过物质手段激励员工,社会上就会出现大量技能娴熟但职业倦怠的工作者。

创新者集市游戏——通过创意交流产生更多创意

“创新者集市游戏”为玩家提供了一个思考创意的交流空间,使玩家能通过组合现有的产品、服务、商业创意等来产生新创意。在游戏中,玩家不仅获得新创意,而且需要评估每个创意的质量。三种类型的参与者(发明者、投资者和消费者)共同讨论新创意是否具有市场价值。

如何成为实践智慧型领导者

实践智慧型领导人,是新价值主张和集体实践的制造者。

“死亡之谷”和“退出陷阱”羁绊中国创业企业——中国初创企业的融资现状与困境

创业企业是社会创新的源泉。但是,中国的初创企业面临在种子期缺乏支持,退出阶段障碍重重等问题。我们呼吁中国在IPO制度、投资者保护等领域进行更深层次的改革,确保风险资本能够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同时,更多让市场机制引导资本流向,提高社会资源的配置效率。

印裔CEO掌舵世界500强的背后

印裔CEO主要有以下共同之处:一是年龄介于45到55岁之间,属当打之年;二是大多数是在印度本土完成学业后远赴英美等发达国家深造;三是大多数人都是从公司基层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