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论坛

预体验“虚拟真”——数字化增长的理论与实践

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的数字化增长,为何陷入滞涨而迟迟未能实现?因为企业未能同步解决外部客户和供应商的一个关键问题:全周期感知价值。解决这个问题,可采取“预体验虚拟真”策略,这一策略不仅有理论支持,而且已经走在实践的道路上,可以通过上海“五角场双创学院”的“数字化创新场景实验室”的案例,认识和学习“预体验虚拟真”策略的设计与执行。

企业走向新的数字化之路

新的数字化之路本身并不是企业最终的目的地,也没有改变企业的本质,它是引导企业实现应有经济规律过程中的一个必经的阶段,与以往的企业数字化(digitized)以对内“提升效率,降低成本”为主不同的是,新的数字化(digital)转移到了对外“实现用户的需求”,带来的价值就是:拓展企业业务,增长企业收入。

破解企业数字化增长难题的锦囊妙计:知己知彼与和而不同

中国优秀企业经验表明,不能让缺乏全局观念的人主导变革,也不能让缺乏一线业务成功实践的人负责变革。以此类推,不能让缺乏“和而不同”理念(与全局观念相关)的人主导数字化转型,也不能让缺乏“知己知彼”能力(与业务实践相关)的人负责数字化转型,否则无法最终实现数字化增长。

数字化企业的成长路径

产业数字化是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在数字化浪潮中,中国制造唯有拥抱数字化,实现数字化成长,方能应对新常态,提升竞争力。需要注意的是,中国制造应避免浮夸之风,多方发力,不断应用智能化技术,以提升企业的生产效率为目标,实现数字化成长。

如何设计数字时代的增长爆发线

企业如何才能驱动业务实现10倍速的增长?这需要掌握增长爆发线的设计方法——敏捷迭代、用数字化形成增长杠杆,找到核心优势并迅速挪移,最后形成产品和传播“社交货币”式的传播。

中国企业迈向“世界一流”的四个内在要素——基于经营行动的视角

在中国领先企业的发展历程中,企业经营行为中的研发、制造和营销三个主要组成部分都显示出良好的发展势能,但是现在需要放在世界一流企业的阵营中去看,这三个主要组成部分则需要转换为:全球生产力布局、行业标准与技术创新引领、世界公认的品牌,再加上顶层设计的治理结构,这四个要素是构建世界一流企业内在要素。

生态创新:中国企业如何从“做大”到“世界一流”

改革开放40年,中国从一个经济上贫穷的国家,发展成为拥有众多世界一流企业的经济大国。同时,中国企业经历了从传统工业时代到互联网时代,再到物联网时代的沧桑巨变,创新范式也从产品创新发展到平台创新,进而发展为生态创新。小企业须力争在繁荣的商业生态中占据有利的生态位,而大企业只有建立自己的生态体系,才能生生不息,屹立不倒。

世界一流制造企业服务化转型升级

如何才能成为世界一流企业?本文选取了上汽集团、宝钢、上海电气三家中国一流制造企业和曾经的世界制造一流企业GE和IBM为代表,分析世界一流制造企业是如何实现制造服务化转型升级的,希望能够为“中国制造”的大企业提供经验和启发。

以“品牌强基”推进世界一流企业的建设

中国企业可通过“品牌强基”推进世界一流企业的建设。夯实一流企业品牌的“强基工程”,完善包括领先的技术水平、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完善的企业治理机制、强大的跨国经营能力、受人尊敬的企业文化等互为支撑的企业品牌生态建设。

隐形冠军的“隐形”与“显性”:“隐”于专注,“显”于声誉——“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专访

市场竞争的加剧,和国际贸易竞争环境的恶化,都为中国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更多挑战。是寻求多元化的更多发展机遇?还是执着于深精细作的聚焦与专注?“隐形冠军”会是穿透中国企业迷茫前路上的亮光吗?诞生于德国的隐形冠军,在中国会不会“水土不服”?数字化的浪潮,会不会将这些“隐形冠军”冲于无形?中国隐形冠军战略研究专家杨一安对“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进行了专访。西蒙的回答中,有信心,有坚持,更有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