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论坛

“平台革命”中的战略与创新

如果想要打造一个成功的平台业务,在建立起一个稳定的利润中心的同时,还需要很多额外的创新,哪怕它们可能无法立即带来利润,甚至可能永远不会带来利润。但必须有这些创新,否则你将无法找到下一个平台的大机会。

平台演化与生态参与者战略

新的生态不断涌现,旧的生态经历更新抑或衰亡,生态演化的背后到底遵循着怎样的法则?作为生态主的平台企业如何思考整个生态的发展,生态参与者又应当如何适应平台企业的战略演变,从而更好地在生态中可持续地发展?

平台生态系统战略:如何发展和领导生态系统

对于一家平台企业来说,要让生态系统战略取得成功,必须要做到两点:首先,它必保证生态系统本身具有足够的生存力和竞争力,使得整个生态系统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其次,它必须有能力对生态系统保持最终的控制,以保证自己能从生态的成功中获益。

从平台领导到生态共演:产业互联网的制度视角

尽管数字化技术带来的产业局部效率提升屡见不鲜,产业全局效率提升的案例尚不多见。通常,障碍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制度。数字化创新的实施通常需要新制度安排,而新旧制度冲突可能导致技术上可行的创新无法在商业上落地。那么,如何处理数字化创新面临的制度冲突,形成便于创新渗透的制度安排,便成了产业互联网背景下企业家精神的重要方面。

产业互联网时代平台进化四部曲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绝大多数的平台型企业提供了新的生存良机。伴随产业的深度数字化,一种可以称之为产业赋能平台的新的商业形态应运而生。通过向产业端的渗透,产业赋能平台跳出平台模式单一追求流量扩张的路径依赖,凭借产业控制力的强化来降低平台噪声、实现用户锁定和消解负面网络效应。

从追赶到领先——华为战略升级与转型路径解析

从追赶到领先的发展过程中,华为在战略升级与变革的不同阶段,不断地在企业发展的七大要素上做出调整,以实现企业能力的突破和变革的成功。

生态创新:企业如何跨越生命周期

面对时代的机遇和挑战,年轻的企业家必须向卓越企业的历史学习,学习优秀企业家面向未来的思维方式。海尔作为一家有着35年历史的企业,坚持在家电行业这个看似夕阳产业的领域中探索前行,探索出了一套依托实业基础、构建生态体系的方法。

鞍钢宪法——后福特主义和产业转型升级

作为一种基本生产组织管理方式,“鞍钢宪法”蕴含着丰富的“后福特主义”,挑战了“福特主义”生产方式,而这比1980年代初“后福特主义”世界潮流的出现至少早了20年。

新中国七十年:企业的变迁与管理学的演进

纵观中国企业70年来的变迁和管理学领域的相关演变,长路依旧慢慢,虽然成就亦是可圈可点。瞻望未来,我们必须客观地看待我们正在以及即将面临的严峻挑战。

管理创新70年:中国的经验与挑战

新中国70年,已经在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的路 上取得了巨大成就。这一方面为将来更好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另一方面,国际关系、特别是中美关系开始发生重大变化。这就意味着,未来的发展更有基础,遇到的挑战也会更多。如何发挥优势、应对挑战,是未来的管理创新需要认真研究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