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夯牢基石,屹立不倒——复杂组织生命系统10S协同模型

在商业组织修炼进化的过程中,组织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直抵事物的核心,提出新的商业组织治理的新解释。

精准脱贫产业扶贫的批判性思考

中国集中连片贫困山区正在上演人类经济史上规模空前的产业扶贫进程。因此,我们有理由对这个令人瞩目的经济进程进行客观审视。

精准脱贫产业扶贫的批判性思考

中国集中连片贫困山区正在上演人类经济史上规模空前的产业扶贫进程。因此,我们有理由对这个令人瞩目的经济进程进行客观审视。

“智慧医院”离我们还有多远?

“智慧医院”离我们既远,又近,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断,决策的魅力即在此。

杨国安&戴维·尤里奇:市场化生态组织的路线图

如何让一个组织既能及时应对快速变化的市场,又能创造更多价值?面对持续性的竞争和挑战,企业该如何革新自己的组织?市场化生态组织更多是“平台+业务团队+生态伙伴”这一模式。平台需要提供什么,业务团队与业务团队如何合作共赢,业务团队与生态伙伴如何合作共赢?

协同论:合作的科学——协同论创始人哈肯教授访谈录

协同论对管理学有特殊的意义,但并没有在管理学中广泛传播。协同论再次受到关注,因为它更好地解释了从无序到有序的动态系统运动规律。它对信息、熵值、混沌、不确定性提出独特的解释,并且更加简洁,更具实践指导意义。2019年,值“协同论”发表50周年之际,反思它对管理学的应用价值特别有意义。为此,鲍勇剑教授对协同论的创立者哈肯教授进行了采访。访谈中,已93高龄的哈肯教授亲切地、愉悦地、极为认真地回答了鲍教授提出的所有问题,并时不时手写其中的核心内容。对于其协同论的开创性工作,只是轻描淡写为“恰巧遇到了协同论”。大师之精神、态度,令人肃然起敬!

“元决策”:决策的顶层规划与设计

决策活动如何组织,决策目标如何选择、决策组织如何构建、决策步骤如何选择、决策执行如何监控等,这都是“元决策”的内容,它实际上就是决策的顶层规划设计。

下一个40年,中国需要怎样的商业人才

“新常态”下,帮助企业赢得竞争优势不啻为“刀尖上的舞蹈”,商业人才有了全新的定义——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型人才。这既包括狭义的企业家型人才:企业家型高管,也包括广义的企业家人才:具备顾客视角的执行者。

协同:组织效率新来源

“互联网+”和各行业相结合,使得企业单体作战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企业的协同行为被调整到一个新的范式。新范式的关键在于构建或是加入一个“合作主体的共生系统”,在系统优势下“共生经营”获得系统效率,在“共生空间”中协同发展,这才是新时代激活组织的价值创新。

对话拉姆·查兰:如何找到正确的CEO?

寻找到合适的CEO,这是一个千古难题。首先,谁去找,“找”的这个人就得对,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去寻找CEO的。其次,公司所处的发展阶段是什么,要把这个发展阶段所需CEO的核心能力和关键标准定义清楚。企业到底是要扭亏为盈,还是快速发展,这对人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同样是快速发展,在现有业务成功的情况下,大规模复制,还是现有业务已发展饱和,要去用新的模式,甚至是去开辟新业务,所需要的能力也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