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日益风云变幻、不确定和复杂的世界中,人们的职业环境也越来越充满了更多不确定性。

这种不确定趋势表现在:

重组和全球化。现在无论在公共组织还是私人企业中不断发生重组,都不足为奇。重组的方式不同,目的各异。在以往的几十年里,重组主要是减小规模,或者说“适型化”,因此,裁员是重组的一大特色。全球化是全世界一股无情的、不停的力量。组织在全球化过程中要赢得竞争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全球范围内灵活地调配各种资源,达到严格控制成本的目的。因此,大量曾经全职的、待遇优厚、不受裁员威胁的工作如今正在变成半职业、收入微薄、允许雇主随意解雇员工。

正在改变的组织形式。在重组过程中,企业一边重新检视、一边修剪着等级制度,特别是中层。组织正变得扁平化,越来越依靠协调机制,而不是等级制度;组织在多方面授权员工,在项目接受(或放弃)以及员工雇佣方面变得越来越灵活(景气时快速扩充,低迷时迅速减员)。在这个相对扁平、灵活、人际网络纵横、基于项目的未来组织内,权力和权威将在项目负责人之间转换,项目成员则需要与不同的项目负责人协调他们的活动。运营权将快速从一个项目负责人处移动到另一处,员工发现他们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华为的变与不变——以客户价值创造为核心的持续变革

“终日乾乾、与时偕行 ”。华为30年的跨越式发展过程,实质上也是华为的持续自我变革、自我进化过程。但其各个发展阶段的关键变革活动,都是以客户价值创造为核心而展开。

踏准技术路线图的节奏

当众多中国企业开始重视研发投入,技术路线图成为效率开发与资源配置的关键。技术路线图是什么?企业如何运用技术路线图进行前瞻性布局?如何建立再创能力,从而实现技术赶超?

基于艺术的创新

新商业时代的成功组织和企业,都是一方面拥抱技术变革,另一方面拥抱以人为本的人性价值驱动力。艺术在人性价值驱动方面能够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跳出管理,走向设计

管理学的“沼泽”时代,要想让企业真正走出泥洼,就得爬到更高处,跳出泥泞不堪的管理,甚至做到像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所期望的那样——消灭管理。这一看上去遥不可及的梦想,随着“企业设计”在中国的创立与落地,正在逐步变成现实。

“人单合一”管理模式与悖论式领导

互联网及物联网时代,企业的发展过程中充满了多种悖论与张力,对传统的管理模式提出了挑战。具备悖论性特征的“人单合一”是在海尔战略转型的张力冲突过程中提出来的管理模式,有效应对大企业无活力的悖论,同时化解了传统模式下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