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日益风云变幻、不确定和复杂的世界中,人们的职业环境也越来越充满了更多不确定性。

这种不确定趋势表现在:

重组和全球化。现在无论在公共组织还是私人企业中不断发生重组,都不足为奇。重组的方式不同,目的各异。在以往的几十年里,重组主要是减小规模,或者说“适型化”,因此,裁员是重组的一大特色。全球化是全世界一股无情的、不停的力量。组织在全球化过程中要赢得竞争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全球范围内灵活地调配各种资源,达到严格控制成本的目的。因此,大量曾经全职的、待遇优厚、不受裁员威胁的工作如今正在变成半职业、收入微薄、允许雇主随意解雇员工。

正在改变的组织形式。在重组过程中,企业一边重新检视、一边修剪着等级制度,特别是中层。组织正变得扁平化,越来越依靠协调机制,而不是等级制度;组织在多方面授权员工,在项目接受(或放弃)以及员工雇佣方面变得越来越灵活(景气时快速扩充,低迷时迅速减员)。在这个相对扁平、灵活、人际网络纵横、基于项目的未来组织内,权力和权威将在项目负责人之间转换,项目成员则需要与不同的项目负责人协调他们的活动。运营权将快速从一个项目负责人处移动到另一处,员工发现他们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意义创新—挖掘内心需求,打造爆款产品

意义创新即重新确定值得解决的问题的新愿景。这使创新提升到了更高的层级——不仅采用新的方式,而且基于新的理由:它提出了人们使用某物的新原因,一种新的价值主张,对市场中哪些产品具有重要意义给出了新的诠释和新的方向。

谨防创造力危害

尽管高创造力的员工可以为组织提供活力,帮助组织成长与进步,但一旦创造力无法得到有效的引导,产生负面作用时,它所带来的危害也是巨大的。

海尔制(3):理论体系与研究路径

世间万象,以凡眼观之,纷纷如是,以道眼观之,九九归一。从研究目的、研究思维、研究维度与研究方法等方面大体可以厘清海尔模式研究的理论体系。

深度数字化如何重塑服务创新

深度数字化的主要特征包括技术范式从PC端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演进;变化更加非连续、不可期;行业边界更加模糊、跨界约束弱化;创新活动的价值来源从交易价值转变为使用价值;创新方式从模块化创新向无边界创新转变。深度数字化背景下的企业服务创新的重塑,主要体现在数字资源向数字能力的转化、价值创造者网络的重塑以及服务创新场景的再定义三个维度。

直接出口的学习效应和溢出价值

对出口自营权进行限制,会导致企业出口额和出口参与率的大幅下降;对出口固定成本进行补贴会显著促进出口参与率的提高。企业应考虑不同出口模式下“学习效应”的差异,基于动态收益分析作出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