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环境的复杂多变对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在调用自身资源有效开展经营的同时,组织需要主动求变以适应未来发展。一边是稳定,一边是变革,一边是短期绩效,一边是长期发展,有“管理大师中的大师”之称的詹姆斯·马奇提出利用(Exploitation)与探索(Exploration)这对概念以阐述管理中的这种双元悖论。

面对多变的环境,组织要想取得成功,往往需要在业务与人员两方面同时处理好这对看似矛盾的目标,高层领导者在构建组织双元性(Ambidexterity)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依据外部环境变化适时在利用与探索之间灵活转换成为领导必需应对的挑战。“双首长”模式为实现组织双元性提供了一个有效途径:有些领导或许可以在开发与利用间自由行走,但其实也可以由两位领导相互协作,融合利用与探索实现双元领导(Ambidextrous Dual Leadership)。

一山二虎式的双首长模式(Dual Leadership)其实并非新鲜事物!当今中国社会无论党政机关、事业单位,还是医院学校、科研院所,双首长模式随处可见——两位领导者在一段时期内分工协作、集体决策、共同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极限理性”和“有限可靠性”下的管理决策——展望人工智能对管理决策的革命

人工智能直接挑战现代管理学的三大核心基础概念:有限理性、交易成本经济化、机会主义行为。在设定的业务主题内,智能决策系统基本不受计算能力限制,可以追求无限优化。同时,与人工智能相适配的区块链技术支持数据化的互信。它将“有限可靠性”从概念落实到可以追溯的交易责任。在这二大概念变化的影响下,管理决策的形态也从马奇的二分法,即利用与探索, 丰富发展到四种形态。中国人工智能企业“第四范式”和协同软件企业“互联致远”为正在形成的管理决策趋势提供了实证支持。未来,不止于赋能,人工智能影响管理决策的负面效果也必须列入研究议程。

人机融合智能:人工智能3.0

人工智能(客观智能)与人类智能(主观智能)最有可能演变成为一对相生相克的阴阳对立统一体,从而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即“人机融合智能时代”。在“人机融合智能时代”,组织管理扮演的角色可能更加关键,因为管理的对象已经升级为具备功能无比强大且还具备一定人类智慧的机器,以及被智能机器配备了强大能力的组织和个人,管理的环境也因而转换成了由智能人机交互而成的复杂巨系统。

“新AI”时代: 物种大爆发

“新AI”这波革命,对管理界到底产生了什么影响? 这使企业多了四双“眼睛”, 能够看见真实的世界(沉淀的数据)。眼睛明亮了,就将产生一系列的新物种大爆发。人工智能已经来了,传统企业“对过去的坚持,与对未来的无知”,才是人工智能发展的隐忧。

AI版数字营销:当营销和算法进行融合与重构

当营销和算法进行融合与重构,AI化不断丰饶数字化营销的各个维度,其中改变更多的是:用算法替代部分人的决策,让营销行为如粒子手术刀一样精准。而且这次实现精准的背后更加富有情感,那就是营销技术和心灵的融合,AI+营销要做到的,就是彻底融入消费者。

一场跨物种的组织革命:管理领域的AI运用

当机器智能可以充当管理助手、战略军师和研发专家,当企业内部由单纯的人际关系,走向人机互动,机器智能已经成为组织内部的新物种。机器程序和组织交互的程度和广度正在毫无疑问地加深和扩大。一次跨物种的管理革命正在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