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环境的复杂多变对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在调用自身资源有效开展经营的同时,组织需要主动求变以适应未来发展。一边是稳定,一边是变革,一边是短期绩效,一边是长期发展,有“管理大师中的大师”之称的詹姆斯·马奇提出利用(Exploitation)与探索(Exploration)这对概念以阐述管理中的这种双元悖论。

面对多变的环境,组织要想取得成功,往往需要在业务与人员两方面同时处理好这对看似矛盾的目标,高层领导者在构建组织双元性(Ambidexterity)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依据外部环境变化适时在利用与探索之间灵活转换成为领导必需应对的挑战。“双首长”模式为实现组织双元性提供了一个有效途径:有些领导或许可以在开发与利用间自由行走,但其实也可以由两位领导相互协作,融合利用与探索实现双元领导(Ambidextrous Dual Leadership)。

一山二虎式的双首长模式(Dual Leadership)其实并非新鲜事物!当今中国社会无论党政机关、事业单位,还是医院学校、科研院所,双首长模式随处可见——两位领导者在一段时期内分工协作、集体决策、共同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不颠覆,无创新

在后发市场情境下,结合新出现的技术和需求趋势,针对性地开展满足消费者需求的颠覆性创新能够使得企业取得成功。本文所提的分析框架,能够帮助企业从不同性能组合的角度更好地探索颠覆性创新的机会窗口。

创新者的逆袭:变革时代后发企业创新致胜之道

当前,我们正处在VUCA大变革时代,不稳定性(volatility)、不确定性(uncertainty)、复杂性(complexity)和模糊性(ambiguity)成为企业管理者和创业者必须要面对的难题。颠覆性变革在各行各业上演,一些如日中天的行业巨头从巅峰跌落,还有一些曾经引领潮流的行业领先企业也风光不再,正在遭遇哈佛商学院克里斯滕森教授所说的“创新者的窘境”,而另一些新锐企业或产品却依靠创新快速异军突起。这些不同行业、不同技术层次、不同起点的企业能够快速逆袭靠的是什么?有什么规律可循?

大历史观下如何看待颠覆式创新

科技主义和人文主义并非是相互排斥的,而是可以做到二者兼容的。因此,颠覆式创新成果中不应只体现专业和技术,还应蕴含着人文的思想和精神!

颠覆性创新的领先市场战略

颠覆性创新是我国企业步入无人区的重要阶梯,以及步入无人区之后的创新新常态。创新企业在对颠覆性创新的技术挑战有正确认识的同时,也要认识到市场确立、尤其是领先市场在颠覆性创新中的重要作用,重视颠覆性创新的领先市场战略。

中国企业从“二次创新”到“原始创新”的超越追赶之路

在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的国家里技术创新过程有各不相同的特征和演化规律。建国70年来,中国企业充分运用“二次创新”的路径一步步实现由“线性”学习向“线性”应用,直至“非线性扩展”的过程,逐渐形成面向“无人区”的”原始创新“技术能力。在新的时代背景下,面对全球化制造与第四次产业革命所带来的技术范式转变机会窗口,中国企业已进入从引进利用为主向开放探索为主转进的“超越追赶”阶段,需要运用“超越追赶”的战略新思维发现并抓住新范式兴起的重大机会,从只关注建立并维系平衡的传统战略思维切换到把握变革动态性和范式转变的非线性的创新战略新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