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R:您在信息科技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报道,您的新作《与机器人共舞》对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有着很深入的讨论。为什么您对科技,尤其是机器人如此感兴趣?

马尔科夫:我从80年代就开始研究硅谷。1979年,微处理器刚出现,我读到一本英国人写的书,它提到微处理器将引发一场革命,会改变整个世界,这个观念立刻吸引了我。当时的个人电脑其实还没有到商业化的阶段,很多人研究它更多是出于兴趣。而我和创造了整个个人电脑行业的硅谷人一起长大,所以我决定要把这个概念深挖下去。

飞利浦有家做剃须刀的工厂,本来想建在中国,最后建在荷兰。我在其荷兰工厂看到非常灵活的机器手。那些机器手瞬间就穿过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小孔,永远不用休息,那场景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我想机器人会越来越大量使用。

 

TBR:您出生在硅谷的重要城市派洛阿尔托(Palo Alto),当年您住在那里的时候,硅谷和现在有什么不同吗?

马尔科夫:我家离苹果创始人史蒂芬·乔布斯(Steve Jobs)的房子只有一街之隔,还当过那家的报童,不过那时候乔布斯还没有住进那房子。惠普创始人比尔·休利特(Bill Hewlett)的儿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万亿美元市值后,苹果公司的下半场

IBM掌控了键盘时代,微软掌控了鼠标时代,苹果掌控了触屏时代。下一个用户界面,完全可能会在未来3-5年内出现。届时,苹果的触屏iOS红利也将快速消失。在这之前苹果必将进行更加大胆的横向市场突破。人们正在期待在苹果公司真正进入下半场时,库克的首次进场时刻。

科层制还是网状组织?

作为中国企业在管理变革领域的先锋,海尔历经了从“正三角”到“倒三角”的调整,再到“推倒”层级制结构,使之扁平化成为一张“网”,即建立网状组织结构的过程,期间受到的赞许与质疑也相伴相随。那么,究竟该如何理解科层制和网状组织?在企业实践中,创始人或管理者又当如何考虑这两种组织形式的安排以及实施?

2017中国市场声誉最佳企业产品力研究报告

一家企业之所以优秀主要体现于其产品;而之所以能提供优质的产品,核心在于创造产品的综合能力,即产品力。构建与发展产品力,核心在于拥有稀缺性的、战略性的产品师资源。但即便对于当今的产品大师,其手下产品的胜算把握依旧处于两可之间。本报告通过披露声誉研究所2017年对于中国市场7个行业150家声誉最佳的大型企业的实证性研究与案例分析,旨在揭示产品力是什么、有什么作用;以及如何检验与评估;同时告知在大数据时代,产品师依托产品力分析模型等智能管理工具,不仅可以大幅度减少并及时纠正产品从概念到设计、技术到制作、营销到服务等各环节中可能存在的疑难问题,更可以让产品师宝贵的智力资源集中于锐化思想、优选技术、调控资源等战略议题上来。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与排名研究——基于2017年《智慧城市评价模型及基础评价指标体系》国家标准的分析

融合2016年发布的《新型智慧城市评价指标》与2017年发布的《智慧城市评价模型及基础评价指标体系》两个国家标准,同时借鉴第三方评估的中外智慧城市评价体系标准,本文创造性地提出了最新的具有实际应用价值和应用场景的中国智慧城市评估指标体系,并揭示了目前中国智慧城市的总体发展情况。

人力资源的职能演变与战略价值——中国人力资源职能转型及HRBP能力调研报告

当前共享经济模式正在极大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在共享经济的浪潮中,作为企业核心资本的人力资源,其管理也在发生着“聚变”,将人力资源管理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阶段。企业重新审视人力资源职能在企业中的价值定位以及人力资源自身的能力及其贡献。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评估并着手建立人力资源共享服务中心(HRSSC)以提高人力资源运营的效能。业务的发展要求人力资源必须成为业务伙伴(HRBP),走进业务、了解业务、支持业务,将人力资源管理渗透到每个业务细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