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雷 | 文

我们所处的时代正在由线性创新时代演进到网络化创新时代,创新“生态圈”呼之欲出。依靠外部资源、整合各类创新主体、实现“1+1>2”的协同理念成为企业创新的必然选择。

国内外企业的协同创新实践已经相当丰富,但令许多企业管理者困惑的是,在实施协同过程中往往出现的是“协而不同”,“1+1<2”的情况屡见不鲜。因此,在一个全新的协同主导时代,企业家需要重新思考究竟如何协同,这涉及三个方面:第一,协同的内涵外延究竟是什么?第二,“协而不同”的原因是什么?第三,怎样解开“协而不同”的困惑。

协同,创新生态圈的内在需求

创新很少是单一个体努力的结果,相反,它是企业间合作的结果,是网络化的结果。在本质上,创新是一个多主体参与并分工协作的社会化活动,因此是一种开放式、协同式的活动。只是在创新活动复杂性较低时,它可以由能力较强的企业独自完成。

当前,领先的创新者正在采用以系统集成和网络化为特征的创新模式,其中的技术、组织、制度和生产制造等职能分布于众多企业中,企业的纵向和横向联系变得频繁而紧密。先进电子信息工具的运用推动了创新实施,导致创新周期大为缩短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平台革命”中的战略与创新

如果想要打造一个成功的平台业务,在建立起一个稳定的利润中心的同时,还需要很多额外的创新,哪怕它们可能无法立即带来利润,甚至可能永远不会带来利润。但必须有这些创新,否则你将无法找到下一个平台的大机会。

平台演化与生态参与者战略

新的生态不断涌现,旧的生态经历更新抑或衰亡,生态演化的背后到底遵循着怎样的法则?作为生态主的平台企业如何思考整个生态的发展,生态参与者又应当如何适应平台企业的战略演变,从而更好地在生态中可持续地发展?

平台生态系统战略:如何发展和领导生态系统

对于一家平台企业来说,要让生态系统战略取得成功,必须要做到两点:首先,它必保证生态系统本身具有足够的生存力和竞争力,使得整个生态系统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其次,它必须有能力对生态系统保持最终的控制,以保证自己能从生态的成功中获益。

从平台领导到生态共演:产业互联网的制度视角

尽管数字化技术带来的产业局部效率提升屡见不鲜,产业全局效率提升的案例尚不多见。通常,障碍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制度。数字化创新的实施通常需要新制度安排,而新旧制度冲突可能导致技术上可行的创新无法在商业上落地。那么,如何处理数字化创新面临的制度冲突,形成便于创新渗透的制度安排,便成了产业互联网背景下企业家精神的重要方面。

产业互联网时代平台进化四部曲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绝大多数的平台型企业提供了新的生存良机。伴随产业的深度数字化,一种可以称之为产业赋能平台的新的商业形态应运而生。通过向产业端的渗透,产业赋能平台跳出平台模式单一追求流量扩张的路径依赖,凭借产业控制力的强化来降低平台噪声、实现用户锁定和消解负面网络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