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洁林  | 文

最近,小米公司被美国知名商业杂志《Fast Company》评为2014年度全球50大最具创新力公司第三名,上榜原因是“于全球最大手机市场中重塑智能手机商业模式”。第一第二分别是美国互联网公司谷歌(Google)和彭博慈善基金会(Bloomberg Philanthropies),这对创新能力备受质疑的中国企业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肯定。

小米于2010年由中国IT创业“老兵”雷军领军创办,短短四年时间,从零成长为一个5000多员工,预计2014年销售6000万台手机、销售额800亿人民币的世界级创业明星。

最近我就小米公司的成长访谈了小米总裁林斌。林斌特别指出,做最好的产品是公司发展的核心。他说:“互联网时代一切都发生得很快,一切也都很透明,‘口碑’可以是正面的,也可能很快颠覆你。如果我们错判了市场和技术,一代产品没做好,那么消费者顶多给我们半个机会来弥补,如果再没做好,游戏就玩完了。”那么,小米是如何做产品的呢?

软件开发:发烧友参与、快速迭代

小米的8位创始人都是理工科出身,是软件开发和互联网移动应用方面的高手。例如雷军是中国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隐形冠军的“隐形”与“显性”:“隐”于专注,“显”于声誉——“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专访

市场竞争的加剧,和国际贸易竞争环境的恶化,都为中国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更多挑战。是寻求多元化的更多发展机遇?还是执着于深精细作的聚焦与专注?“隐形冠军”会是穿透中国企业迷茫前路上的亮光吗?诞生于德国的隐形冠军,在中国会不会“水土不服”?数字化的浪潮,会不会将这些“隐形冠军”冲于无形?中国隐形冠军战略研究专家杨一安对“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进行了专访。西蒙的回答中,有信心,有坚持,更有盼望。

隐型冠军:目标·常识·聚沙成塔

近年来,由于“隐形冠军”企业的持续增长及其在全球化中所处的领先地位,以及其他方面的原因,隐形冠军不可避免地得到较多关注,越来越多的隐形冠军进入到公众视野,它们难以继续隐身,也无法再躲在静谧的世界里“闷声发财”。

慢公司也有春天——“隐形冠军”的中国实践及其启示

德国“隐形冠军”这一概念自2003年首次出现在中国内地媒体以来,历久弥新、大器晚成。为何这样一个名词会在这样一个遥远的时空节点上引起如此强烈的回响?中国的隐形冠军式企业其基因与成长历程与德国隐形冠军有怎样的呼应与分野?未来的全球细分市场领导者们在新的竞争格局中应该有怎样的应对?

复利思维:中国隐形冠军修炼之道

中国隐形冠军的发展类型与成长路径带有鲜明的中国印迹。中国隐形冠军的修炼之道不仅是持续创新的不竭追求,更是专注如一的高歌远行;不仅是后发者对标国际巨头的奋力赶超,更是中国企业家基于中国情境下的特色探索。

启动双元组织的危机叙事方法

企业,特别是中国企业,面对的经营环境恶化,变化高频,形态陌生。环境与组织之间的界面条件更加需要双元组织设计。但实践中成功的案例却又那么稀少。它的罕见带来三个问题:难以成功的原因是什么?解决方法在哪?如何实践?通过对200多家企业调查,我们发现,根子在决策酝酿阶段的本能思维定见。解决的方法是建议容纳探索创新的本能定见。实践中,成功的领导者善于利用因危机而生的敬畏植入对双元组织的偏好,形成新的本能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