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扬帆 孙黎 杨晓明 | 文

2010年,深圳腾讯公司的创始人马化腾热衷于在办公室摆弄各种智能手机,实验不同的聊天软件。

马化腾感到一种深刻的危机感。

从1998年开始创业,腾讯在12年内迅速成长。1999年腾讯推出第一款即时通讯软件OICQ,2001年,QQ的最高在线人数只有10万,而到2010年,最高在线人数达到了1.13亿,活跃账户数更是达到了5.98亿之多。对于很多人来说,QQ已经和电话号码,电子邮箱并列成为最重要的联系方式。到了2010年,腾讯全年收入达到196亿人民币,盈利6.3亿人民币,市值425亿美元,成为最成功的中国互联网公司。

可是,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正快速地改变中国互联网的现状。整个中国的移动社交市场当时正在经历非常迅速的产品更迭期。随着iPhone的流行,国内外已经有多款基于手机的语音聊天软件,以米聊、TalkBox、Kik、WhatsApp等为代表,正抢占移动互联市场,对腾讯QQ聊天发起猛烈挑战。而新浪微博自2009年8月推出服务以来,就一直保持着爆发式增长,在移动终端甚至超过QQ成为首选手机应用,成为腾讯的最大威胁。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平台革命”中的战略与创新

如果想要打造一个成功的平台业务,在建立起一个稳定的利润中心的同时,还需要很多额外的创新,哪怕它们可能无法立即带来利润,甚至可能永远不会带来利润。但必须有这些创新,否则你将无法找到下一个平台的大机会。

平台演化与生态参与者战略

新的生态不断涌现,旧的生态经历更新抑或衰亡,生态演化的背后到底遵循着怎样的法则?作为生态主的平台企业如何思考整个生态的发展,生态参与者又应当如何适应平台企业的战略演变,从而更好地在生态中可持续地发展?

平台生态系统战略:如何发展和领导生态系统

对于一家平台企业来说,要让生态系统战略取得成功,必须要做到两点:首先,它必保证生态系统本身具有足够的生存力和竞争力,使得整个生态系统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其次,它必须有能力对生态系统保持最终的控制,以保证自己能从生态的成功中获益。

从平台领导到生态共演:产业互联网的制度视角

尽管数字化技术带来的产业局部效率提升屡见不鲜,产业全局效率提升的案例尚不多见。通常,障碍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制度。数字化创新的实施通常需要新制度安排,而新旧制度冲突可能导致技术上可行的创新无法在商业上落地。那么,如何处理数字化创新面临的制度冲突,形成便于创新渗透的制度安排,便成了产业互联网背景下企业家精神的重要方面。

产业互联网时代平台进化四部曲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绝大多数的平台型企业提供了新的生存良机。伴随产业的深度数字化,一种可以称之为产业赋能平台的新的商业形态应运而生。通过向产业端的渗透,产业赋能平台跳出平台模式单一追求流量扩张的路径依赖,凭借产业控制力的强化来降低平台噪声、实现用户锁定和消解负面网络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