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黎  杨晓明 | 文

2013年央视年度经济人物颁奖典礼上,雷军与董明珠立下10亿元赌注的赌约:5年内,小米科技的销售额从300亿超过格力的千亿。此豪赌一时间成为传统产业与新产业谁优谁劣的热门话题。在我们研究创新的学者看来,雷军和董明珠的赌约,不是销售额的竞争,而是互联网思维的研发模式与传统研发模式的赛局。

小米、阿里、乐视等一批互联网企业杀进智能电视领域,使一些传统企业感受到互联网开发模式的压力。那什么是互联网思维的开发模式呢?

一个简单的总结:迭代。

李开复认为中国创业者更需要的是迭代创新,而不是许多美国创业者崇尚的颠覆式创新,因为前者更专注用户和效率,能以较小投入,更快地开发出产品,抢占市场。微信就是很好的例子。创新工场孵化的很多项目也都以迭代创新见长,首家孵化的企业豌豆荚就一直保持着快速的产品创新和迭代,2013年内,豌豆荚 Android 及 Windows 版累计发布了 46 次更新。

那么什么是迭代创新?为什么要采取迭代创新的路径?中国企业如何适应迭代创新的战略?

什么是迭代?

迭代是一个重复反馈过程的活动,每一次迭代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隐形冠军的“隐形”与“显性”:“隐”于专注,“显”于声誉——“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专访

市场竞争的加剧,和国际贸易竞争环境的恶化,都为中国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更多挑战。是寻求多元化的更多发展机遇?还是执着于深精细作的聚焦与专注?“隐形冠军”会是穿透中国企业迷茫前路上的亮光吗?诞生于德国的隐形冠军,在中国会不会“水土不服”?数字化的浪潮,会不会将这些“隐形冠军”冲于无形?中国隐形冠军战略研究专家杨一安对“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进行了专访。西蒙的回答中,有信心,有坚持,更有盼望。

隐型冠军:目标·常识·聚沙成塔

近年来,由于“隐形冠军”企业的持续增长及其在全球化中所处的领先地位,以及其他方面的原因,隐形冠军不可避免地得到较多关注,越来越多的隐形冠军进入到公众视野,它们难以继续隐身,也无法再躲在静谧的世界里“闷声发财”。

慢公司也有春天——“隐形冠军”的中国实践及其启示

德国“隐形冠军”这一概念自2003年首次出现在中国内地媒体以来,历久弥新、大器晚成。为何这样一个名词会在这样一个遥远的时空节点上引起如此强烈的回响?中国的隐形冠军式企业其基因与成长历程与德国隐形冠军有怎样的呼应与分野?未来的全球细分市场领导者们在新的竞争格局中应该有怎样的应对?

复利思维:中国隐形冠军修炼之道

中国隐形冠军的发展类型与成长路径带有鲜明的中国印迹。中国隐形冠军的修炼之道不仅是持续创新的不竭追求,更是专注如一的高歌远行;不仅是后发者对标国际巨头的奋力赶超,更是中国企业家基于中国情境下的特色探索。

启动双元组织的危机叙事方法

企业,特别是中国企业,面对的经营环境恶化,变化高频,形态陌生。环境与组织之间的界面条件更加需要双元组织设计。但实践中成功的案例却又那么稀少。它的罕见带来三个问题:难以成功的原因是什么?解决方法在哪?如何实践?通过对200多家企业调查,我们发现,根子在决策酝酿阶段的本能思维定见。解决的方法是建议容纳探索创新的本能定见。实践中,成功的领导者善于利用因危机而生的敬畏植入对双元组织的偏好,形成新的本能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