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控制是每个企业都不可缺少的。这不仅仅是出于风险控制的考虑,也是企业战略落地生根和高效运营的保障。集团化的大企业更是如此,因此就有了集团管控问题。

当今世界处于全球化、信息化和金融化的“三化融合”新形势。因此集团企业的管控面临着新挑战,需要新思考和新策略。

一方面,全球化和金融化借助信息化而不断深化。另一方面,信息化借助全球化和金融化而变得越来越广泛。三化融合的结果之一是催生了更多的全球性的集团企业。集团性大企业已成为全球性经济结构的关键枢纽,其发展命运也成为全球经济稳定的重要因素。

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一些大型的集团公司遭遇灭顶之灾。具有标志性的是雷曼兄弟,这一老牌的、全球化的大型金融机构的倒闭。AIG虽然没有完全倒下,但是到了危难的边缘,不得不接受政府的救助才得以生存。从管理的角度看,这些全球性集团企业的兴衰成败,与它们的集团管控密切相关。

在今天的商界,实体产业与金融业高度融合。在业务层面,产业与金融的互生与平衡成为经济稳定的基本前提。集团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机制之一就是要充分理解和掌握两者的资源和力量。金融协同管控也由此会成为当代企业的主要管理手段之一。

更加深度的全球化给集团企业带来更为复杂的跨层级问题、跨区域问题:一方面商业生态变幻莫测,另一方面内部管理距离越来越长。集团管控内部环节的互动和柔性将提上日程。

这对转型中的中国企业,特别是大型集团企业,有着重要的意义。这些企业面临双重挑战:既要对应眼前全球经济的困境,又要完成自身的转型。集团企业不能陷入到对当前经济下滑带来的压力的应付中,同时必须为下一轮发展机遇打下基础。这个基础中的重要一环就是集团管控机制的建立,为着应对未来的挑战,包括未来可能出现的新危机。

虽然我们不能左右外部环境,但是我们可以事先着眼于内部管控。

 

主编:钱颖一

 

相关阅读

管理:无止境的前沿

支撑科技创新的是优良的管理思想和管理行为。自泰勒等创立科学管理,到马斯洛的人本主义管理思想,以及由德鲁克集大成完成了管理学的创建,并强调管理的实践特征。在后来的管理思想演化中,波特的产业-竞争理论、戴明的质量管理、克里斯坦森的颠覆性创新、彼得·圣吉的学习型组织、沙因的企业文化论、野中郁次郎的知识管理论等都对企业的创新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在新的信息科技和新人文主义情景下,数字科技驱动的管理变革、脑科学、行为理论情景下的管理、基于整体论的复杂科学管理、强化整体和互动的量子管理等一系列新管理思想层出不穷,正处于“无止境的前沿”。

创业能力致胜

为了应对危机,国家应进一步鼓励企业家的原始创新创业动力,因为他们有“梦想和意志”,对利润 “有胜利的热情”,心中拥有“一个无所不在的动机——创造的喜悦”,且有“坚强的意志”。

数字转型、融通创新

各类资源通过数字化、信息化获得充分利用,将使得全球的经济发展效率和质量得到大大提升,人类实现物质富足的时代也将更早到来。中国为了进一步推动资源的互补和资源的共创,即将大力推进融通创新。

转型高于一切

与复工复产相比,更重要的是各类企业的价值重估和全面转型。

以战略、管理与希望应对危机

面对危机,我们应逐步调整中国产业发展的重心。 面对危机,我们还应改善企业管理。 面对危机,我们更要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