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钦: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管理科学与创新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面对“新冠疫情”冲击,“活下来”成为大家热议并积极行动的主题。我不由想起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的一句话:“不确定性总是让人感到不适,但确定性压根就是一件荒唐的事情”。无论是对于组织,还是个人,通常都能够认知到这一点,但能够对不确定性做出应对行动确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我们不经意间就会停留在舒适区,用过往的行为习惯应对变化的环境,从而在冲击来临时丧失主动选择和行动的权力,更何况一些冲击常常是远超我们预期的。

当下中国企业正在面对短期和长期变量的双重冲击,除了“新冠疫情”带来的短期冲击之外,数字化已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长期冲击变量。短期冲击往往来势汹汹,大家都看得见,感受更加直接。而长期冲击往往更具有“温水煮青蛙”的特点,有感知但无行动,最终结果往往却是致命的。目前,长期和短期冲击更加紧密地交织在一起,我们可以作出的一个判断:“新冠疫情”短期冲击会进一步加速企业数字化转型这一长期冲击进程,未来的冲击周期会更短,冲击强度会更高,冲击范围会更广。

面对长短期冲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不颠覆,无创新

在后发市场情境下,结合新出现的技术和需求趋势,针对性地开展满足消费者需求的颠覆性创新能够使得企业取得成功。本文所提的分析框架,能够帮助企业从不同性能组合的角度更好地探索颠覆性创新的机会窗口。

创新者的逆袭:变革时代后发企业创新致胜之道

当前,我们正处在VUCA大变革时代,不稳定性(volatility)、不确定性(uncertainty)、复杂性(complexity)和模糊性(ambiguity)成为企业管理者和创业者必须要面对的难题。颠覆性变革在各行各业上演,一些如日中天的行业巨头从巅峰跌落,还有一些曾经引领潮流的行业领先企业也风光不再,正在遭遇哈佛商学院克里斯滕森教授所说的“创新者的窘境”,而另一些新锐企业或产品却依靠创新快速异军突起。这些不同行业、不同技术层次、不同起点的企业能够快速逆袭靠的是什么?有什么规律可循?

大历史观下如何看待颠覆式创新

科技主义和人文主义并非是相互排斥的,而是可以做到二者兼容的。因此,颠覆式创新成果中不应只体现专业和技术,还应蕴含着人文的思想和精神!

颠覆性创新的领先市场战略

颠覆性创新是我国企业步入无人区的重要阶梯,以及步入无人区之后的创新新常态。创新企业在对颠覆性创新的技术挑战有正确认识的同时,也要认识到市场确立、尤其是领先市场在颠覆性创新中的重要作用,重视颠覆性创新的领先市场战略。

中国企业从“二次创新”到“原始创新”的超越追赶之路

在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的国家里技术创新过程有各不相同的特征和演化规律。建国70年来,中国企业充分运用“二次创新”的路径一步步实现由“线性”学习向“线性”应用,直至“非线性扩展”的过程,逐渐形成面向“无人区”的”原始创新“技术能力。在新的时代背景下,面对全球化制造与第四次产业革命所带来的技术范式转变机会窗口,中国企业已进入从引进利用为主向开放探索为主转进的“超越追赶”阶段,需要运用“超越追赶”的战略新思维发现并抓住新范式兴起的重大机会,从只关注建立并维系平衡的传统战略思维切换到把握变革动态性和范式转变的非线性的创新战略新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