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赵剑波: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在危机面前,企业往往表现出脆弱性。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使得绝大多数的部门或企业经受了一场危机。全球经济承平日久,企业强调供应链的准时制和零库存,不会有太多冗余资源,甚至大都是高负债运营,均未做好危机应对的准备。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已故的王以华教授认为,企业组织像人类一样拥有自身的免疫系统,她于十年前提出了“组织免疫”理论。放到今天来看,组织免疫的相关研究依然是非常有现实意义的。采用组织免疫的视角,组织韧性不再是简单的“恢复原状”,而是放在一个系统的、能力导向的视角下,按照“异己—脆弱性—韧性—免疫能力”的演化逻辑发展,组织免疫视角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组织韧性的内涵特征与培育机制。

 

组织脆弱性

韧性的反义词是脆弱。组织韧性研究的一个重要方向是识别风险和脆弱性。按照问题导向的原则,脆弱性是构建组织韧性的动力。组织需要复杂的风险评估和规划能力,以识别来自内外部经营环境的不同性质的威胁因素,构建应对和适应突然冲击的能力,避免潜在的威胁或者减少这些威胁产生的负面影响。这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不颠覆,无创新

在后发市场情境下,结合新出现的技术和需求趋势,针对性地开展满足消费者需求的颠覆性创新能够使得企业取得成功。本文所提的分析框架,能够帮助企业从不同性能组合的角度更好地探索颠覆性创新的机会窗口。

创新者的逆袭:变革时代后发企业创新致胜之道

当前,我们正处在VUCA大变革时代,不稳定性(volatility)、不确定性(uncertainty)、复杂性(complexity)和模糊性(ambiguity)成为企业管理者和创业者必须要面对的难题。颠覆性变革在各行各业上演,一些如日中天的行业巨头从巅峰跌落,还有一些曾经引领潮流的行业领先企业也风光不再,正在遭遇哈佛商学院克里斯滕森教授所说的“创新者的窘境”,而另一些新锐企业或产品却依靠创新快速异军突起。这些不同行业、不同技术层次、不同起点的企业能够快速逆袭靠的是什么?有什么规律可循?

大历史观下如何看待颠覆式创新

科技主义和人文主义并非是相互排斥的,而是可以做到二者兼容的。因此,颠覆式创新成果中不应只体现专业和技术,还应蕴含着人文的思想和精神!

颠覆性创新的领先市场战略

颠覆性创新是我国企业步入无人区的重要阶梯,以及步入无人区之后的创新新常态。创新企业在对颠覆性创新的技术挑战有正确认识的同时,也要认识到市场确立、尤其是领先市场在颠覆性创新中的重要作用,重视颠覆性创新的领先市场战略。

中国企业从“二次创新”到“原始创新”的超越追赶之路

在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的国家里技术创新过程有各不相同的特征和演化规律。建国70年来,中国企业充分运用“二次创新”的路径一步步实现由“线性”学习向“线性”应用,直至“非线性扩展”的过程,逐渐形成面向“无人区”的”原始创新“技术能力。在新的时代背景下,面对全球化制造与第四次产业革命所带来的技术范式转变机会窗口,中国企业已进入从引进利用为主向开放探索为主转进的“超越追赶”阶段,需要运用“超越追赶”的战略新思维发现并抓住新范式兴起的重大机会,从只关注建立并维系平衡的传统战略思维切换到把握变革动态性和范式转变的非线性的创新战略新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