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张勉: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领导力与组织管理系副教授

 

管理学家加里·哈默尔教授早在2011年就提出了“管理税”(management tax)的概念。所谓管理税,是指因为管理者的存在,而带给组织的额外支出,常见的例子包括:不必要的管理层级,以及冗余的管理人员;信息在层级中的上传下达,存在信息损耗;决策集中在上层做出,使得上层过载;上层做出的决策不及时,或者不接地气,无法操作;中间层成为上下级之间的“中介经纪人”,通过操控信息来使自己获益,却损害了组织利益。当组织承担了这些原本不必要的支出,就相当于缴纳了管理税。公司人数规模越大,这笔支出通常就越大。

加里·哈默尔教授在考察了方兴未艾的自组织企业实践后,提出了一个看似激进的观点:解雇所有的管理者。如果只是简单地看这句话,估计很多人无法赞同。人们会说:是的,我们知道依赖管理者有各种缺陷,但又有什么其他的选项,来实现组织协作呢?精于世故的管理者更会认为,所谓的管理税,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它只不过是组织协作体系得以运行,必须付出的成本。干掉管理层?异想天开!

所谓自组织,是指组织采取正式和系统的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共情领导力——数字化时代智能组织管理的新挑战

数字化时代对共情的需求和呼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共情领导力由觉知力、沟通力、包容力、信念力、学习力这五种力量构成。共情领导力对管理者在把握企业内、外部的人性,洞悉人的情绪和情感需求,打造以人为核心的组织生态圈等能力方面,提出了诸多挑战。

HRM的使命、困境与出路

在当下新技术革命和知识经济的大变革、大动荡时代,HRM要想真正成为构建企业独特竞争力的源泉,既不能过度强调自我价值而越位,导致企业垮得更快;也不能仅限于传统的招聘甄选、培训开发、绩效考评、薪酬管理、员工关系等职能模块而落伍。应该把主要力量转变到三类功能上:HRM规划、组织开发、HRBP。这三类功能分别对应着组织三个层面:战略层面、组织整合层面和业务层面,而且需要三路并举,协调发展,才能回应时代赋予HRM的使命。

做企业究竟为了什么?

中国中小企业生命周期的短暂现象使企业家与管理学者不得不直面“做企业究竟为了什么”的叩问。本文围绕企业经营本质、管理理念、企业导向和驱动因素等四个方面,通过对酷特智能孕育期、发展期、成熟期、拓展期等4个发展阶段关键管理创新活动的剖析,解构其董事长张代理源点论管理思想的演变。对我国培育卓越企业家,延展中小企业生命周期,推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呼唤企业家灵性资本

不确定的是环境,确定的是我们自己。面对VUCA时代不确定环境,企业家灵性资本日益成为嵌入企业发展的确定性,增强组织韧性,加强危机管理,影响企业持续发展的关键要素。

破局:以社会创业为“双创拐点”

技术改变了生活,但生活不只有技术。创新创业理论及实践只有不断强化其社会属性,才能为技术进步提供不竭动力,才能更加从容应对高度不确定的环境与日益多元的社会需求。而社会创业,正是这一动力源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