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饶晓谦:励衿领导力合伙人

 

正如赫拉利在《人类简史》所说,人类文明是建立在“虚拟的概念”之上的。正是一系列的技术革命,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大发展,在二十一世纪的前二十年里,人类社会再次走到了一个大转折的路口,我们已经看到了未来的组织雏形:以敏捷性(Agility)为核心的组织的出现。

 

传统的商业组织与领导力

自从十七世纪出现了“公司”这个概念之后(其实公司的英文本义就是“在一起的伙伴”的意思),商业组织有了将近 300年左右的变迁。在商业的组织发展的过程中,二十世纪初是第一个大分水岭。在这之前,基本上可以说是商业组织的“史前时期”; 而在著名的生产出了T型车的福特汽车公司组织了以流水线为核心的生产组织机构之后,商业组织进化到了更科学、更有目的性的时代。人类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大规模的、分工明确的、流水线式的工业生产。手工作坊彻底淡出了社会生产的主流形态(虽然现在它们依然存在着)。

在这样的工业化的生产中,工作是高度分工的;产品是标准化的、工作是可替代的;工作要求人的个性最小化,工作把人的思考和执行分开在不同的人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共情领导力——数字化时代智能组织管理的新挑战

数字化时代对共情的需求和呼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共情领导力由觉知力、沟通力、包容力、信念力、学习力这五种力量构成。共情领导力对管理者在把握企业内、外部的人性,洞悉人的情绪和情感需求,打造以人为核心的组织生态圈等能力方面,提出了诸多挑战。

HRM的使命、困境与出路

在当下新技术革命和知识经济的大变革、大动荡时代,HRM要想真正成为构建企业独特竞争力的源泉,既不能过度强调自我价值而越位,导致企业垮得更快;也不能仅限于传统的招聘甄选、培训开发、绩效考评、薪酬管理、员工关系等职能模块而落伍。应该把主要力量转变到三类功能上:HRM规划、组织开发、HRBP。这三类功能分别对应着组织三个层面:战略层面、组织整合层面和业务层面,而且需要三路并举,协调发展,才能回应时代赋予HRM的使命。

做企业究竟为了什么?

中国中小企业生命周期的短暂现象使企业家与管理学者不得不直面“做企业究竟为了什么”的叩问。本文围绕企业经营本质、管理理念、企业导向和驱动因素等四个方面,通过对酷特智能孕育期、发展期、成熟期、拓展期等4个发展阶段关键管理创新活动的剖析,解构其董事长张代理源点论管理思想的演变。对我国培育卓越企业家,延展中小企业生命周期,推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呼唤企业家灵性资本

不确定的是环境,确定的是我们自己。面对VUCA时代不确定环境,企业家灵性资本日益成为嵌入企业发展的确定性,增强组织韧性,加强危机管理,影响企业持续发展的关键要素。

破局:以社会创业为“双创拐点”

技术改变了生活,但生活不只有技术。创新创业理论及实践只有不断强化其社会属性,才能为技术进步提供不竭动力,才能更加从容应对高度不确定的环境与日益多元的社会需求。而社会创业,正是这一动力源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