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周长辉: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教授

 

社会组织系统与一贯合法性

社会学家韦伯(Max Weber)最早关注了合法性在组织秩序中的重要性。随后,制度学家们进一步拓展了合法性的内涵。按照萨其曼(Mark Suchman)的界定,“合法性是一个普遍的观念或假设,在社会构建的规范、价值、信仰和定义体系下,一个社会实体的行动是适宜的、合理的或者恰当的。”(见Suchman,1995:574)。当然,“合法性”这个译法并非完全恰当,在中国文化传统下,常常引起歧义。所谓“法”,并非仅仅包括狭义法律法规的“法定”之法,而是一个宽广的社会学概念,亦包括社会习俗和民族心理。我自己经常用“合宜性”表述其义。有人还建议用合适性、合情性以及合理性。但中国管理学界基本上以“合法性”为“正体”,几成惯例。这里所尊指“正体”和所守之“惯例”,即属合法性。以此类推的从众效应,皆“合法性”使然。

一个社会组织系统通常有层次多重、彼此交织、相互嵌套的复杂的合法性系统。合法性无处不在,须臾不离我们的生活。姑且就以我所在的大学校园为例试说,系统之内的营运以及该系统与系统外的交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VUCA条件下的组织韧性:分析框架与实践启示

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的VUCA情境下,组织韧性对于中国企业具有独特意义,能够帮助组织度过难关,实现反弹生存,进而另辟蹊径实现反思改进,最终“转危为机”,获得逆势成长。

组织韧性的机制与过程

组织韧性的构建和功用,最终体现在积极开放的心态,对外部情势与内部动态进行的审慎精准的监控与预判,对理性和常识的尊崇,基于智慧和专长的即兴发挥,不同应对措施的创造性组合,既发挥自己特长而又兼收并蓄、善于合作,以及组织常态的迅捷恢复与组织能力的整体提升。

组织韧性:在危机中成长的能力

在黑天鹅事件频发、竞争模式升级的时代特色下,在所有组织情境中,“韧性”这个概念开始被越来越多地接受。组织可以通过“去刚性核心资源”与“多元认知能力”来修炼内功,通过培养战略思维和重视非市场资源来整合外部资源,以此“内外双修”法,打造其组织韧性。

数字时代的“高韧性”组织:人单合一

当下中国企业正在面对短期和长期变量的双重冲击,除了“新冠疫情”带来的短期冲击之外,数字化已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长期冲击变量。面对长短期冲击的交互作用,挑战企业“组织韧性”的现实场景是什么?做出行动反应的底层逻辑是什么?从何处切入?又如何推进?

组织免疫:如何从脆弱走向韧性

我们都希望拥有健康的免疫系统,组织免疫系统具有自身机体修复功能,面对很难避免、而又超过企业认知能力的风险和事件,成熟的组织免疫系统应该是能够及时有效地应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