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毅: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

 

人工智能(A)、区块链(B)、云计算(C)、大数据(D)技术(以下简称ABCD技术)的兴起和迅速发展,引发了企业管理实践界和理论界对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热议,一场变革即将发生成为共识。

以工业革命为起始点,一种观点认为正在发生的是第六次技术和产业革命,另一种观点认为是第二次机器革命。“六次论”认为,在过去的240年当中,我们已经经历了五次技术革命:第一次是工业革命,人们开始大量使用机器、工厂化生产以及开凿运河,运河就是当时的互联网;第二次是从1829年起,产业发展进入到蒸汽、煤、钢铁和铁路的时代;从1875年开始第三次,产业发展进入钢铁和重工业时代,电力应用开始普及,化学工业兴起,海运兴旺发达,这个时代经历了第一轮全球化的过程;第四次开始于1908年,以福特T型汽车出现为标志,产业发展进入到汽车、石油、石油化工以及大规模生产的时代;第五次开始于1971年,当年英特尔推出了微处理器,标志着信息技术和通讯时代的来临;ABCD技术开启的是第六次。

“二次机器革命论”认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突变危机的应急协同策略

大流行病带来的公共卫生和社会危机属于突变型。突变危机俗称“绝境风暴”,即所有可能致命的因素交织在一起,同时发生,呈指数增长态势。为此,应急反应必须同时调动所有可以获得的资源,以十当一,在最短时间内制造压倒性的控制效果。我们称之为“骤聚能力”。那么,怎样组织和实施骤聚能力?平时,在战略决策层次,团队大鸣大放,然后民主集中。战时,团队切换到事件指挥模式的惯性系统,迅速应急。应急策略需要保持活性系统和惯性系统之间的协同。只有在管理方法多样性和应急方法单一性之间迅速切换,我们才能既保障能力骤聚的速度,也维持骤聚能力的效果。

虑深通敏 与时偕行——三台组织架构如何应对危机

如何敏捷地处理分立知识的挑战,是每个组织生生不息的核心,《易经》说“刚柔者,立本者也,变通者,趣时者也”,三台的组织架构,本质上是刚柔相济的,也是最能应时而变的。在黑天鹅事件发生时,三台组织将以最敏捷的身段应对危机。

合法性切换与周全管理思维:突发应急刍议

在应急反应中,如何尽量避免忽视和无端延误,如何把握应急合法性是否得当,合法性切换是完全即兴还是“半即兴”,如何当机立断,如何在应急管理中兼顾权宜之计与周全管理思维。本文指出,影响此过程选择与成效的关键是四种重要的基础结构,曰能力,曰权力,曰意义,曰意识。

跟杰克·韦尔奇学,在危机中如何“赢”

如何在危机时代减少危险,争取机会,韦尔奇的危机管理思想无疑能给我们很多启发。他的使命感和忧患意识、“赢”的四项基本原则、六步为“赢”战略方法、危机领导“五力模型”,以及大数据时代危机处理的四个“信条”,对于正处于危机中的我们有很大的启示意义。

重大危机中的战略管理:抗疫何以获得重大阶段性成功

我们为什么能够战胜已经发生的重大疫情?从战略管理的角度看,以下几条非常关键:一是对各阶段主要矛盾的认识与采取的措施都比较到位,二是执行力非常强,三是对非主要矛盾的认识与管理比较有效,四是有效的领导和组织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