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孔茗:山东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

苏钱宏:山东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生

许建邦:山东大学管理学院硕士生

张明珠:山东大学管理学院硕士生

 

GVC与中小企业成长

GVC是什么

第三次工业革命以来,随着交通运输和信息沟通成本的降低,以及国际产业分工的细化,逐步形成了在垂直产业上分割和空间上分离的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 GVC)。从纵向垂直产业分工来看,全球价值链是产品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售后服务再到最后的回收利用等一系列环节的组合。每一环节所创造的附加价值不是均等的,研发设计和品牌创造的价值远高于中间的加工制造环节。从横向空间布局来看,由于各国比较优势的差异,不同国家占据着价值链不同的环节。根据驱动者的不同,全球价值链可以分为生产者驱动和购买者驱动。生产者驱动以研发和技术为核心,向前推动生产和销售环节。购买者驱动以品牌和销售渠道为核心,依靠庞大的市场需求和销售网络,向后拉动工业化生产。这两者的核心驱动力大多是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他们要么通过核心技术,要么通过品牌优势占据着价值链两端,成为价值链的“链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突变危机的应急协同策略

大流行病带来的公共卫生和社会危机属于突变型。突变危机俗称“绝境风暴”,即所有可能致命的因素交织在一起,同时发生,呈指数增长态势。为此,应急反应必须同时调动所有可以获得的资源,以十当一,在最短时间内制造压倒性的控制效果。我们称之为“骤聚能力”。那么,怎样组织和实施骤聚能力?平时,在战略决策层次,团队大鸣大放,然后民主集中。战时,团队切换到事件指挥模式的惯性系统,迅速应急。应急策略需要保持活性系统和惯性系统之间的协同。只有在管理方法多样性和应急方法单一性之间迅速切换,我们才能既保障能力骤聚的速度,也维持骤聚能力的效果。

虑深通敏 与时偕行——三台组织架构如何应对危机

如何敏捷地处理分立知识的挑战,是每个组织生生不息的核心,《易经》说“刚柔者,立本者也,变通者,趣时者也”,三台的组织架构,本质上是刚柔相济的,也是最能应时而变的。在黑天鹅事件发生时,三台组织将以最敏捷的身段应对危机。

合法性切换与周全管理思维:突发应急刍议

在应急反应中,如何尽量避免忽视和无端延误,如何把握应急合法性是否得当,合法性切换是完全即兴还是“半即兴”,如何当机立断,如何在应急管理中兼顾权宜之计与周全管理思维。本文指出,影响此过程选择与成效的关键是四种重要的基础结构,曰能力,曰权力,曰意义,曰意识。

跟杰克·韦尔奇学,在危机中如何“赢”

如何在危机时代减少危险,争取机会,韦尔奇的危机管理思想无疑能给我们很多启发。他的使命感和忧患意识、“赢”的四项基本原则、六步为“赢”战略方法、危机领导“五力模型”,以及大数据时代危机处理的四个“信条”,对于正处于危机中的我们有很大的启示意义。

重大危机中的战略管理:抗疫何以获得重大阶段性成功

我们为什么能够战胜已经发生的重大疫情?从战略管理的角度看,以下几条非常关键:一是对各阶段主要矛盾的认识与采取的措施都比较到位,二是执行力非常强,三是对非主要矛盾的认识与管理比较有效,四是有效的领导和组织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