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静: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比迪商学院副教授

赵斌: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比迪商学院副教授

 

中资企业的海外发展有目共睹。过去十年间中资企业对外投资的存量,从2008年的1,839.7亿美金,增至2018年的19,388.7亿美金。

关于中资企业的海外发展,目前的文献仍集中在企业海外选址和投资模式的探讨,很少关注企业在进入市场以后遇到的问题、挑战和应对方案。正所谓创业难,守业更难。中资企业在以并购或绿地方式进入海外市场后,如何管理海外子公司面临如下几大问题和挑战(如图1)。

问题和挑战

问题1

如何与外部利益相关者实现和谐共赢

2016-2018年,我们共深度采访了12家中资企业(含央企、地方国企、私企)的19位高管人员。这些企业的高管人员普遍认为,不知道如何和企业的外部利益相关者打交道,是他们在海外市场遇到的常见问题。一位由中国母公司外派到某发达国家的高管人员提到,“在这里经营之初,感觉自己像个孤儿。在国内习惯于有困难找政府帮忙,在这里所有的事情都要靠企业自己。”

企业也因此在与所在国当地政府、原住民、环保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期待中国经济的下一个奇迹:中国企业准备好了吗

想要成为未来的赢家,企业一方面要具备发展、培养、成为“全球企业”的过人之处,还要在某一特定区域市场(既可以是发达国家,也可以是发展中国家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占据主导地位,并在总部层面做出适时的战略调整。

危机时期的劳动关系管理

在危机时期,企业如果能妥善处理好劳动关系,建立起企业-员工命运共同体,危机之后,员工和企业就能够同心同德、恢复生产,再创佳绩。

如何免缴管理税?自组织的实践

自组织是面向未来的组织形式,是值得追求的目标。如果我们认可这个目标,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将变成推动组织变革的动力。从传统的层级型组织到自组织,需要有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自组织最终的实现很可能需要以文化机制为基础,并综合市场和/或结构机制的混合方式。

人工智能创业生态系统与都江堰的启示

如何筑堰引流才能让浩浩荡荡的人工智能技术创新之水造福百姓?从鱼嘴、飞沙堰到宝瓶口,都江堰水利工程这幅千年千里的山水画卷,可以为人工智能创业者行动的路线图,及其创业生态系统的结构体系和节点问题提供启迪。

敏捷型组织与敏捷型领导力之路

敏捷型组织颠覆了传统组织结构的6个要素,这将不再是一场打补丁式的改良,而是下一次管理科学浪潮的开始。对于大量的存量企业,已经在传统的逻辑下建立了完善的管理制度的大型企业,这个转型要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