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何文天: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

 

桑基特·保罗·邱达利 (Sangeet Paul Choudary),平台思维实验室(Platform Thinking Lab)创始人兼CEO,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平台战略组织联合主席、欧洲工商管理学院EIR学者。目前担任 25 家《财富》500强企业的 C 级执行顾问。2014年,在澳大利亚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上发表演讲,入选《哈佛商业评论》 2016~2017年度“全球十大管理创新”奖。

 

TBR:您好,请您首先介绍一下《平台革命》这本书的核心观点?

邱达利:该书的核心思想围绕平台展开,我们认为在传统的工业世界里,商业就像管道一样运作。在这个管道的两端分别是公司和客户,公司创造价值,并将其传递给客户,而客户则为此付费。这是典型的产品或服务业务。这种商业模式的基础是我们用流水线技术创造了大规模生产,用集装箱运输和供应链管理技术创造了大型的全球供应链体系,利用大众媒体的发展创造了大众消费市场,这些技术共同创造了之前的时代。

而未来由全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平台革命”中的战略与创新

如果想要打造一个成功的平台业务,在建立起一个稳定的利润中心的同时,还需要很多额外的创新,哪怕它们可能无法立即带来利润,甚至可能永远不会带来利润。但必须有这些创新,否则你将无法找到下一个平台的大机会。

平台演化与生态参与者战略

新的生态不断涌现,旧的生态经历更新抑或衰亡,生态演化的背后到底遵循着怎样的法则?作为生态主的平台企业如何思考整个生态的发展,生态参与者又应当如何适应平台企业的战略演变,从而更好地在生态中可持续地发展?

平台生态系统战略:如何发展和领导生态系统

对于一家平台企业来说,要让生态系统战略取得成功,必须要做到两点:首先,它必保证生态系统本身具有足够的生存力和竞争力,使得整个生态系统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其次,它必须有能力对生态系统保持最终的控制,以保证自己能从生态的成功中获益。

从平台领导到生态共演:产业互联网的制度视角

尽管数字化技术带来的产业局部效率提升屡见不鲜,产业全局效率提升的案例尚不多见。通常,障碍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制度。数字化创新的实施通常需要新制度安排,而新旧制度冲突可能导致技术上可行的创新无法在商业上落地。那么,如何处理数字化创新面临的制度冲突,形成便于创新渗透的制度安排,便成了产业互联网背景下企业家精神的重要方面。

产业互联网时代平台进化四部曲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绝大多数的平台型企业提供了新的生存良机。伴随产业的深度数字化,一种可以称之为产业赋能平台的新的商业形态应运而生。通过向产业端的渗透,产业赋能平台跳出平台模式单一追求流量扩张的路径依赖,凭借产业控制力的强化来降低平台噪声、实现用户锁定和消解负面网络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