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徐立国: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

富萍萍:宁波诺丁汉大学商学院教授

庞大龙: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郑娴婧: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新常态下中国经济面临短期的下行压力与中长期的结构性问题,亟需进行转型与升级。作为市场经济的基本单元,企业的转型与变革是中国经济转型与升级的基础。而在企业的转型与变革中,充满了众多的冲突和张力。企业的转型所带来的具有极端不确定性的张力往往呈现为持续性“相生相克”的悖论,如员工与用户之间的双元与悖论关系。悖论即指“存在于相互依赖要素之间的持续性矛盾”,广泛存在于组织之中,是当今最具挑战性的管理话题之一。在中国企业的战略转型中,无论是强调采用“灰度哲学”平衡“继承与创新”、制衡“欲望渴求与欲望节制”的华为,强调“长跑与短跑”、“企业要有理想但不能理想化”的联想,还是注重在战略变革中平衡“取势与取实”的阿里巴巴,都面临战略转型中的复杂悖论;在国外企业的战略转型中,强调悖论性组织价值观的日本丰田、整合既相冲突又相依赖的东西方管理模式的韩国三星、以及奉行阴阳文化的丹麦乐高均呈现出了悖论式的特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华为的变与不变——以客户价值创造为核心的持续变革

“终日乾乾、与时偕行 ”。华为30年的跨越式发展过程,实质上也是华为的持续自我变革、自我进化过程。但其各个发展阶段的关键变革活动,都是以客户价值创造为核心而展开。

踏准技术路线图的节奏

当众多中国企业开始重视研发投入,技术路线图成为效率开发与资源配置的关键。技术路线图是什么?企业如何运用技术路线图进行前瞻性布局?如何建立再创能力,从而实现技术赶超?

基于艺术的创新

新商业时代的成功组织和企业,都是一方面拥抱技术变革,另一方面拥抱以人为本的人性价值驱动力。艺术在人性价值驱动方面能够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跳出管理,走向设计

管理学的“沼泽”时代,要想让企业真正走出泥洼,就得爬到更高处,跳出泥泞不堪的管理,甚至做到像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所期望的那样——消灭管理。这一看上去遥不可及的梦想,随着“企业设计”在中国的创立与落地,正在逐步变成现实。

“人单合一”管理模式与悖论式领导

互联网及物联网时代,企业的发展过程中充满了多种悖论与张力,对传统的管理模式提出了挑战。具备悖论性特征的“人单合一”是在海尔战略转型的张力冲突过程中提出来的管理模式,有效应对大企业无活力的悖论,同时化解了传统模式下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