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高旭东: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

 

新中国已经走过辉煌的70年。70年的时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非常短暂;但是,这70年,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是划时代的,人民当家作主成为现实, 国家实现了初步的复兴。在这样的背景下,本文从管理创新的角度回顾这70年,看看有哪些重要的经验值得认真总结。

 

管理创新70年的基本判断

从经济发展和企业管理的角度,新中国的70年可以分为两个大的阶段:前29年(1949~1978)和后41年(1978~2019)。2013年1月5日,习近平同志指出:“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这一判断,在经济和管理领域同样适用。

前29年,在经济管理领域,最重要的成就可以概括为:建立起了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企业制度,建立起了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比较成功地塑造了广大劳动者的思想和行为,为后面的发展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基础;后41年,最重要的成就可以概括为:建立起了以公有制为基础、多种所有制并存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企业制度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突变危机的应急协同策略

大流行病带来的公共卫生和社会危机属于突变型。突变危机俗称“绝境风暴”,即所有可能致命的因素交织在一起,同时发生,呈指数增长态势。为此,应急反应必须同时调动所有可以获得的资源,以十当一,在最短时间内制造压倒性的控制效果。我们称之为“骤聚能力”。那么,怎样组织和实施骤聚能力?平时,在战略决策层次,团队大鸣大放,然后民主集中。战时,团队切换到事件指挥模式的惯性系统,迅速应急。应急策略需要保持活性系统和惯性系统之间的协同。只有在管理方法多样性和应急方法单一性之间迅速切换,我们才能既保障能力骤聚的速度,也维持骤聚能力的效果。

虑深通敏 与时偕行——三台组织架构如何应对危机

如何敏捷地处理分立知识的挑战,是每个组织生生不息的核心,《易经》说“刚柔者,立本者也,变通者,趣时者也”,三台的组织架构,本质上是刚柔相济的,也是最能应时而变的。在黑天鹅事件发生时,三台组织将以最敏捷的身段应对危机。

合法性切换与周全管理思维:突发应急刍议

在应急反应中,如何尽量避免忽视和无端延误,如何把握应急合法性是否得当,合法性切换是完全即兴还是“半即兴”,如何当机立断,如何在应急管理中兼顾权宜之计与周全管理思维。本文指出,影响此过程选择与成效的关键是四种重要的基础结构,曰能力,曰权力,曰意义,曰意识。

跟杰克·韦尔奇学,在危机中如何“赢”

如何在危机时代减少危险,争取机会,韦尔奇的危机管理思想无疑能给我们很多启发。他的使命感和忧患意识、“赢”的四项基本原则、六步为“赢”战略方法、危机领导“五力模型”,以及大数据时代危机处理的四个“信条”,对于正处于危机中的我们有很大的启示意义。

重大危机中的战略管理:抗疫何以获得重大阶段性成功

我们为什么能够战胜已经发生的重大疫情?从战略管理的角度看,以下几条非常关键:一是对各阶段主要矛盾的认识与采取的措施都比较到位,二是执行力非常强,三是对非主要矛盾的认识与管理比较有效,四是有效的领导和组织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