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野中郁次郎:一桥大学名誉教授

 

实践智慧最早由亚里士多德提出。他认为,实践智慧应该是一种审慎的、基于实际的、有道德的智慧,可以在特定背景下对共同利益作出最佳判断。

依据亚里士多德之见,在现今的商业环境中,我认为实践智慧是一种基于商业伦理的、面向行动的、基于实用价值理性的、务实且灵活的、依赖于上下产业链的智慧。

要了解实践智慧如何产生,需要先弄明白,智慧是由知识创造而来。

知识创造是一个从信息迈向知识,再从知识迈向智慧的过程。

我早期的研究重点是如何从信息迈向知识,即如何处理信息。信息和知识有什么差别?关键的区别在于,以数据为主要表现形式的信息,只是对于事实或观察结果的客观呈现,而知识是一种更深层次的寻找意义的过程或方法。意义从基本上来讲是一种主观的东西,比如,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经历,每个人由此都携带着不同的意义,所以意义是哲学的一个研究领域。有关意义的哲学研究更多关注的是主观与经历的关系。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的,每个人所经历过的事情不一样。所以,同样的信息对于不同的人,其意义也不一样。

此外,同样的信息对于不同的人,也具有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如何成为实践智慧型领导者

实践智慧型领导人,是新价值主张和集体实践的制造者。

“死亡之谷”和“退出陷阱”羁绊中国创业企业——中国初创企业的融资现状与困境

创业企业是社会创新的源泉。但是,中国的初创企业面临在种子期缺乏支持,退出阶段障碍重重等问题。我们呼吁中国在IPO制度、投资者保护等领域进行更深层次的改革,确保风险资本能够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同时,更多让市场机制引导资本流向,提高社会资源的配置效率。

印裔CEO掌舵世界500强的背后

印裔CEO主要有以下共同之处:一是年龄介于45到55岁之间,属当打之年;二是大多数是在印度本土完成学业后远赴英美等发达国家深造;三是大多数人都是从公司基层做起。

打破企业的规模诅咒——智能制造的市场结构和创新

规模错配往往是导致企业走向末路的原因。智能制造对市场结构和创新的底层作用,主要通过影响生产过程的最佳规模来实现。在智能制造时代,企业的规模诅咒将有望被打破。

“守、破、离”与企业创新“ba”(场)——以韩都衣舍电商集团品牌创新孵化模式为例

韩都衣舍的互联网品牌创新孵化器(云孵化+场内孵化)很好地诠释了创新的虚拟空间和物理空间,为各类品牌提供销售渠道、促销经验和内外部资源。通过研究入驻孵化器的品牌或项目吸取内外部资源完成“守、破、离”的创新过程,我们发现,当品牌成功毕业时,该项目或品牌的经验和技术又成为了孵化器新的资源。因此,在创新“ba”(场)中,项目不断地进行“守、破、离”式创新,对于资源来说并不是资源消耗型创新,而是资源再生型创新,即在不断的“守、破、离”的动态创新中为创新“ba”(场)提供源源不断的新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