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唐杰:福建师范大学经济学院硕士生导师,副教授

王凡:福建师范大学经济学院硕士生

 

工作996,生病ICU?近日,有关996工作制的讨论再次引爆了社交网络。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在这种制度下,工作强度可想而知。也有人认为,长时间和高强度的工作其实没什么,只要企业给予更多的金钱补偿就行了。事实果真如此吗?金钱补偿真的有效或者说只要金钱补偿就足够吗?根据行为科学研究的结果,以金钱为主要方式的外部激励,针对目标明确、内容简单的工作有较好的效果,而对于目标模糊、知识含量高、创新型的工作则效果很差。现实中,恰恰是那些最需要创新的互联网企业是996工作制的发起者。因此,一味依靠加薪补偿可能无法弥补长时间、高强度工作对创新的阻碍,更不用说缓解员工的工作压力,以及解决由此引发的各种健康问题。

此等情境下,管理者需要诉诸于内部激励,即激发员工对工作的兴趣、爱好、成就感以及使命感等。工作乐趣(Workplace Fun)就是在这样的背景和需求下开始受到关注,其作为一种管理手段,近20年来在国际互联网巨头和管理学研究中受到追捧。工作乐趣对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智慧医院”离我们还有多远?

“智慧医院”离我们既远,又近,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断,决策的魅力即在此。

杨国安&戴维·尤里奇:市场化生态组织的路线图

如何让一个组织既能及时应对快速变化的市场,又能创造更多价值?面对持续性的竞争和挑战,企业该如何革新自己的组织?市场化生态组织更多是“平台+业务团队+生态伙伴”这一模式。平台需要提供什么,业务团队与业务团队如何合作共赢,业务团队与生态伙伴如何合作共赢?

协同论:合作的科学——协同论创始人哈肯教授访谈录

协同论对管理学有特殊的意义,但并没有在管理学中广泛传播。协同论再次受到关注,因为它更好地解释了从无序到有序的动态系统运动规律。它对信息、熵值、混沌、不确定性提出独特的解释,并且更加简洁,更具实践指导意义。2019年,值“协同论”发表50周年之际,反思它对管理学的应用价值特别有意义。为此,鲍勇剑教授对协同论的创立者哈肯教授进行了采访。访谈中,已93高龄的哈肯教授亲切地、愉悦地、极为认真地回答了鲍教授提出的所有问题,并时不时手写其中的核心内容。对于其协同论的开创性工作,只是轻描淡写为“恰巧遇到了协同论”。大师之精神、态度,令人肃然起敬!

“元决策”:决策的顶层规划与设计

决策活动如何组织,决策目标如何选择、决策组织如何构建、决策步骤如何选择、决策执行如何监控等,这都是“元决策”的内容,它实际上就是决策的顶层规划设计。

下一个40年,中国需要怎样的商业人才

“新常态”下,帮助企业赢得竞争优势不啻为“刀尖上的舞蹈”,商业人才有了全新的定义——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型人才。这既包括狭义的企业家型人才:企业家型高管,也包括广义的企业家人才:具备顾客视角的执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