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巫云仙: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

 

说起隐形冠军,自然会想到德国的中小企业,以及提出这一概念的德国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近年来,隐形冠军现象和企业实践越来越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讨论和传播。与大企业相比,隐形冠军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什么样的企业才称得上“隐形冠军”?其成长壮大有何秘诀?对广大中小企业来说有何借鉴和启迪?

 

何为隐形冠军?为何隐形?

隐形冠军这一说法来源于西蒙对“德国企业之问”的调研结果,及其对德国世界级中小企业群体的集中称谓。

1986年的某一天,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西奥多·利维特在德国的杜塞尔多夫与西蒙一起聊到当时联邦德国(西德)的出口问题,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经济总量不及美国1/4的西德,出口却连续多年高居世界第一位,这是德国企业的贡献吗?他们认为这肯定不是德国大企业的贡献,很可能与德国中小企业,尤其是那些在各自市场领域居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中小企业密不可分,这就是西蒙的“德国企业之问”。

为回答这一问题,西蒙开始对德国中小企业进行研究。在他四处搜集这些企业名字时,便给他们起了一个绰号叫“隐形冠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平台革命”中的战略与创新

如果想要打造一个成功的平台业务,在建立起一个稳定的利润中心的同时,还需要很多额外的创新,哪怕它们可能无法立即带来利润,甚至可能永远不会带来利润。但必须有这些创新,否则你将无法找到下一个平台的大机会。

平台演化与生态参与者战略

新的生态不断涌现,旧的生态经历更新抑或衰亡,生态演化的背后到底遵循着怎样的法则?作为生态主的平台企业如何思考整个生态的发展,生态参与者又应当如何适应平台企业的战略演变,从而更好地在生态中可持续地发展?

平台生态系统战略:如何发展和领导生态系统

对于一家平台企业来说,要让生态系统战略取得成功,必须要做到两点:首先,它必保证生态系统本身具有足够的生存力和竞争力,使得整个生态系统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其次,它必须有能力对生态系统保持最终的控制,以保证自己能从生态的成功中获益。

从平台领导到生态共演:产业互联网的制度视角

尽管数字化技术带来的产业局部效率提升屡见不鲜,产业全局效率提升的案例尚不多见。通常,障碍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制度。数字化创新的实施通常需要新制度安排,而新旧制度冲突可能导致技术上可行的创新无法在商业上落地。那么,如何处理数字化创新面临的制度冲突,形成便于创新渗透的制度安排,便成了产业互联网背景下企业家精神的重要方面。

产业互联网时代平台进化四部曲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绝大多数的平台型企业提供了新的生存良机。伴随产业的深度数字化,一种可以称之为产业赋能平台的新的商业形态应运而生。通过向产业端的渗透,产业赋能平台跳出平台模式单一追求流量扩张的路径依赖,凭借产业控制力的强化来降低平台噪声、实现用户锁定和消解负面网络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