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邓地:暨南大学跨文化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隐形冠军》中文版(2005译者,《专注——解读中国隐形冠军企业》第一作者

 

自从2003年“隐形冠军”这一概念首次在中国内地见诸媒体,到现在已经16年过去了。绝大多数舶来的商业新名词在经历了如此漫长光阴的稀释之后,多半已经销声匿迹或者进入“长尾”阶段。但是这个概念却有些历久弥新、大器晚成的意思。最近5年来无论是以“隐形冠军”为关键词的新增网页数量,还是相关的论坛、评选活动都有显著上升的趋势。甚至连国家工信部2016年推出的制造业“单项冠军”评选都显然借鉴了这个概念的精髓。中国成为《隐形冠军》一书除发源地德国以外再版次数和销量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其作者、年逾古稀的“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每年访问次数最多的亚洲目的地。

为何这样一个名词会在这样一个遥远的时空节点上引起如此强烈的回响?中国的隐形冠军式企业其基因与成长历程与德国隐形冠军有怎样的呼应与分野?未来的全球细分市场领导者们在新的竞争格局中应该有怎样的应对?这是本文试图探讨的三个主题。

按照西蒙的原意,“隐形冠军”是指一群来自德国的全球细分市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平台革命”中的战略与创新

如果想要打造一个成功的平台业务,在建立起一个稳定的利润中心的同时,还需要很多额外的创新,哪怕它们可能无法立即带来利润,甚至可能永远不会带来利润。但必须有这些创新,否则你将无法找到下一个平台的大机会。

平台演化与生态参与者战略

新的生态不断涌现,旧的生态经历更新抑或衰亡,生态演化的背后到底遵循着怎样的法则?作为生态主的平台企业如何思考整个生态的发展,生态参与者又应当如何适应平台企业的战略演变,从而更好地在生态中可持续地发展?

平台生态系统战略:如何发展和领导生态系统

对于一家平台企业来说,要让生态系统战略取得成功,必须要做到两点:首先,它必保证生态系统本身具有足够的生存力和竞争力,使得整个生态系统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其次,它必须有能力对生态系统保持最终的控制,以保证自己能从生态的成功中获益。

从平台领导到生态共演:产业互联网的制度视角

尽管数字化技术带来的产业局部效率提升屡见不鲜,产业全局效率提升的案例尚不多见。通常,障碍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制度。数字化创新的实施通常需要新制度安排,而新旧制度冲突可能导致技术上可行的创新无法在商业上落地。那么,如何处理数字化创新面临的制度冲突,形成便于创新渗透的制度安排,便成了产业互联网背景下企业家精神的重要方面。

产业互联网时代平台进化四部曲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绝大多数的平台型企业提供了新的生存良机。伴随产业的深度数字化,一种可以称之为产业赋能平台的新的商业形态应运而生。通过向产业端的渗透,产业赋能平台跳出平台模式单一追求流量扩张的路径依赖,凭借产业控制力的强化来降低平台噪声、实现用户锁定和消解负面网络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