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鲍勇剑:加拿大莱桥大学迪隆商学院终身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特聘教授

袁文龙: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 阿斯皮尔商学院 创业学讲席副教授

Oleksiy Osiyevskyy: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 哈斯基商学院 助理教授

 

环境与组织之间的界面条件一向主导着管理者对组织类型的思考。当界面条件趋于重复并稳定时,管理者倾向于命令式控制组织,例如韦伯的“理性官僚组织” (Bureaucracy);而在界面条件趋于动荡并且不规则的时候,管理者试图从参与式组织类型中寻找控制的方法,例如华人创业者谢家华(Tony Hsieh)的网上鞋店Zappos,他把员工自我组织的热情和能力发挥到极致,创造出一个依靠文化控制的超级扁平合弄制组织(Holacracy)。当界面条件摇摆于稳定和动荡之间时,企业应该选择怎样的组织类型?双元组织(Ambidexterity)似乎为合适的选择。最近20年,管理学和企业界都开始关注双元组织,并试图以双元组织化解既要成熟市场,又要新市场的悖论。

古拉丁语中,“ambi”指双 (both), “dexter”指右边 (right)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隐形冠军的“隐形”与“显性”:“隐”于专注,“显”于声誉——“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专访

市场竞争的加剧,和国际贸易竞争环境的恶化,都为中国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更多挑战。是寻求多元化的更多发展机遇?还是执着于深精细作的聚焦与专注?“隐形冠军”会是穿透中国企业迷茫前路上的亮光吗?诞生于德国的隐形冠军,在中国会不会“水土不服”?数字化的浪潮,会不会将这些“隐形冠军”冲于无形?中国隐形冠军战略研究专家杨一安对“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进行了专访。西蒙的回答中,有信心,有坚持,更有盼望。

隐型冠军:目标·常识·聚沙成塔

近年来,由于“隐形冠军”企业的持续增长及其在全球化中所处的领先地位,以及其他方面的原因,隐形冠军不可避免地得到较多关注,越来越多的隐形冠军进入到公众视野,它们难以继续隐身,也无法再躲在静谧的世界里“闷声发财”。

慢公司也有春天——“隐形冠军”的中国实践及其启示

德国“隐形冠军”这一概念自2003年首次出现在中国内地媒体以来,历久弥新、大器晚成。为何这样一个名词会在这样一个遥远的时空节点上引起如此强烈的回响?中国的隐形冠军式企业其基因与成长历程与德国隐形冠军有怎样的呼应与分野?未来的全球细分市场领导者们在新的竞争格局中应该有怎样的应对?

复利思维:中国隐形冠军修炼之道

中国隐形冠军的发展类型与成长路径带有鲜明的中国印迹。中国隐形冠军的修炼之道不仅是持续创新的不竭追求,更是专注如一的高歌远行;不仅是后发者对标国际巨头的奋力赶超,更是中国企业家基于中国情境下的特色探索。

启动双元组织的危机叙事方法

企业,特别是中国企业,面对的经营环境恶化,变化高频,形态陌生。环境与组织之间的界面条件更加需要双元组织设计。但实践中成功的案例却又那么稀少。它的罕见带来三个问题:难以成功的原因是什么?解决方法在哪?如何实践?通过对200多家企业调查,我们发现,根子在决策酝酿阶段的本能思维定见。解决的方法是建议容纳探索创新的本能定见。实践中,成功的领导者善于利用因危机而生的敬畏植入对双元组织的偏好,形成新的本能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