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何文天: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

 

 

中国企业参与国际分工:从组装到建立生态系统

TBR:新时代以来,大家越来越关注中国企业的创新能力,特别是对关键核心技术的掌握,以及如何培育世界级的创新企业。您在通信行业深耕了几十年,能否谈谈您对中国企业创新现状的观点?

王建宙:我对通信制造行业比较了解,就以此为例讲讲。之前听很多经济学家说,我们制造的电脑也好,手机也罢,只是负责组装。他们说组装不等于制造,组装只能拿到整个产业产品当中的4%~5%的价值。这个说法是不全面的,过去,确实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但这个阶段早就过去。我把通信制造行业的创新发展分成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纯组装,这是一个低附加值的阶段。第二个阶段是配套加工。我去过一家手机组装工厂,除了组装手机以外,他们还加工手机玻璃盖板,但是,手机玻璃盖板加工的附加值却远高于手机组装,所以说,千万不要小看配套加工。第三阶段就是供应链,中国企业逐步建立了一个健全的手机制造供应链。供应链是制造业的关键,有一个说法是“以深圳华强北为中心,50公里之内可以把所有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智慧医院”离我们还有多远?

“智慧医院”离我们既远,又近,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断,决策的魅力即在此。

杨国安&戴维·尤里奇:市场化生态组织的路线图

如何让一个组织既能及时应对快速变化的市场,又能创造更多价值?面对持续性的竞争和挑战,企业该如何革新自己的组织?市场化生态组织更多是“平台+业务团队+生态伙伴”这一模式。平台需要提供什么,业务团队与业务团队如何合作共赢,业务团队与生态伙伴如何合作共赢?

协同论:合作的科学——协同论创始人哈肯教授访谈录

协同论对管理学有特殊的意义,但并没有在管理学中广泛传播。协同论再次受到关注,因为它更好地解释了从无序到有序的动态系统运动规律。它对信息、熵值、混沌、不确定性提出独特的解释,并且更加简洁,更具实践指导意义。2019年,值“协同论”发表50周年之际,反思它对管理学的应用价值特别有意义。为此,鲍勇剑教授对协同论的创立者哈肯教授进行了采访。访谈中,已93高龄的哈肯教授亲切地、愉悦地、极为认真地回答了鲍教授提出的所有问题,并时不时手写其中的核心内容。对于其协同论的开创性工作,只是轻描淡写为“恰巧遇到了协同论”。大师之精神、态度,令人肃然起敬!

“元决策”:决策的顶层规划与设计

决策活动如何组织,决策目标如何选择、决策组织如何构建、决策步骤如何选择、决策执行如何监控等,这都是“元决策”的内容,它实际上就是决策的顶层规划设计。

下一个40年,中国需要怎样的商业人才

“新常态”下,帮助企业赢得竞争优势不啻为“刀尖上的舞蹈”,商业人才有了全新的定义——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型人才。这既包括狭义的企业家型人才:企业家型高管,也包括广义的企业家人才:具备顾客视角的执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