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何文天: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

 

 

中国企业参与国际分工:从组装到建立生态系统

TBR:新时代以来,大家越来越关注中国企业的创新能力,特别是对关键核心技术的掌握,以及如何培育世界级的创新企业。您在通信行业深耕了几十年,能否谈谈您对中国企业创新现状的观点?

王建宙:我对通信制造行业比较了解,就以此为例讲讲。之前听很多经济学家说,我们制造的电脑也好,手机也罢,只是负责组装。他们说组装不等于制造,组装只能拿到整个产业产品当中的4%~5%的价值。这个说法是不全面的,过去,确实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但这个阶段早就过去。我把通信制造行业的创新发展分成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纯组装,这是一个低附加值的阶段。第二个阶段是配套加工。我去过一家手机组装工厂,除了组装手机以外,他们还加工手机玻璃盖板,但是,手机玻璃盖板加工的附加值却远高于手机组装,所以说,千万不要小看配套加工。第三阶段就是供应链,中国企业逐步建立了一个健全的手机制造供应链。供应链是制造业的关键,有一个说法是“以深圳华强北为中心,50公里之内可以把所有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现代管理中的愚笨分析

定量分析技能的强迫症在商业教育中造成了对科学方法论的根本性误用。随着数据分析/“大数据”成为管理学中日益炙手可热的焦点话题,这种情况正在变得更加糟糕。商业教育因此培养出了数量巨大的、偏颇失衡的管理者。商业教育若要为管理实践带来真正的积极影响,需要努力在毕业生身上创造有益的、均衡的技能组合。

MIT的创业先锋:互联网的缔造者们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服务市场。互联网对中国与全世界均产生了重大的影响。那么,是谁发明和缔造了互联网?答案是MIT。互联网的发明者大多出自MIT,MIT的教职员工与校友构思、开发了互联网及其底层技术,其中一些人还创立了互联网行业的领军企业。

中国企业疫情启示录:西贝、新东方、东华如何绝地求生?

我们近日寻访了西贝、新东方、东华三家企业,试图还原它们在疫情中绝地求生的自救故事。从中我们会看到,一家企业在非常时期如何爆发出惊人的生命力。这些奇迹,发生在当下的中国。

疫情寒冬,企业如何突围

脆弱的反面不是坚强或坚韧,而是反脆弱。此次疫情或将成为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进程中一个具有标志性的时间节点,催生若干新业态。

疫情对企业经营的影响及应对——以文旅行业为例

此次疫情给企业领导者带来一些更深层次的思考,如何寻找突破点推动改革创新发展,如何评估定位企业社会责任,如何塑造企业文化,如何认识需求升级、产业变迁、社会趋势等。未雨绸缪,只有认真思考应对这些问题,才能把握推动未来成长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