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春晏:本刊高级编辑

 

 

本次采访中,谢德荪教授提出了新的想法和理论。他把市场需求分为两大类——刚需市场和“美好市场”——吃、穿、住、健康等人类基本需求之外,改善和提高生活质量的需求都属于“美好”市场。美国是一个非常善于以科技创新创造美好市场的国家。在中美关系非常紧张的现状下,谢德荪教授认为中国应该把重点放在满足刚需市场上,从而培育更大的“美好市场”,亦应该重点把新技术应用于刚需,打造新的生态,从而实现中国的进一步发展。谢教授的观点给我们提供了别样的思考视角。

 

TBR:您在《源创新》一书中,将创新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科学创新,包括新的科学理论、产品和科技;另一类是商业创新,指创造新价值。您把前者称为“始创新”,后者又可进一步分为“流创新”和“源创新”。流创新是指能改善现有价值链的活动;源创新是开辟新市场的创新。请您结合中国的创新介绍一下您最核心的观点?

谢德荪:就我的理论而言,常常我的第一句话是关于创新跟文化的结合——不同的文化中做事的方法不一样。有些创新美国做得好,中国就很难,因为没有美国的文化背景,因此做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协同论:合作的科学——协同论创始人哈肯教授访谈录

协同论对管理学有特殊的意义,但并没有在管理学中广泛传播。协同论再次受到关注,因为它更好地解释了从无序到有序的动态系统运动规律。它对信息、熵值、混沌、不确定性提出独特的解释,并且更加简洁,更具实践指导意义。2019年,值“协同论”发表50周年之际,反思它对管理学的应用价值特别有意义。为此,鲍勇剑教授对协同论的创立者哈肯教授进行了采访。访谈中,已93高龄的哈肯教授亲切地、愉悦地、极为认真地回答了鲍教授提出的所有问题,并时不时手写其中的核心内容。对于其协同论的开创性工作,只是轻描淡写为“恰巧遇到了协同论”。大师之精神、态度,令人肃然起敬!

“元决策”:决策的顶层规划与设计

决策活动如何组织,决策目标如何选择、决策组织如何构建、决策步骤如何选择、决策执行如何监控等,这都是“元决策”的内容,它实际上就是决策的顶层规划设计。

下一个40年,中国需要怎样的商业人才

“新常态”下,帮助企业赢得竞争优势不啻为“刀尖上的舞蹈”,商业人才有了全新的定义——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型人才。这既包括狭义的企业家型人才:企业家型高管,也包括广义的企业家人才:具备顾客视角的执行者。

协同:组织效率新来源

“互联网+”和各行业相结合,使得企业单体作战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企业的协同行为被调整到一个新的范式。新范式的关键在于构建或是加入一个“合作主体的共生系统”,在系统优势下“共生经营”获得系统效率,在“共生空间”中协同发展,这才是新时代激活组织的价值创新。

对话拉姆·查兰:如何找到正确的CEO?

寻找到合适的CEO,这是一个千古难题。首先,谁去找,“找”的这个人就得对,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去寻找CEO的。其次,公司所处的发展阶段是什么,要把这个发展阶段所需CEO的核心能力和关键标准定义清楚。企业到底是要扭亏为盈,还是快速发展,这对人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同样是快速发展,在现有业务成功的情况下,大规模复制,还是现有业务已发展饱和,要去用新的模式,甚至是去开辟新业务,所需要的能力也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