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姚荣君:君智咨询执行总裁

 

 

瑞典,斯德哥尔摩。

诺贝尔奖委员会将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美国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和保罗·罗默(Paul M. Romer),以表彰他们的贡献。其中,保罗·罗默在经济增长方面颇有建树,他开创性地将经济增长模型中资源投入以外的一个难以解释的因素,归结为和创新密切相关的知识。

创新,无疑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最受关注的主题之一。1912年,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在《经济发展理论》中首次将创新定义为:对资源的创造性利用和一个创造性破坏的过程。此后,经济学家们发现,无论是宏观层面的经济增长还是组织绩效提高,某种意义上都可以归因于创新,并因此纷纷对创新研究倾注了巨大热情。

竞争压力往往是创新的一大原动力。有“创新国度”之誉的以色列,因自然资源的匮乏和周边国家的孤立,选择了一条科技兴国的道路,仅有800万人口的以色列,竟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中贡献了147家,连巴菲特都感叹“若是来寻找聪明的大脑和正直的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如何成为实践智慧型领导者

实践智慧型领导人,是新价值主张和集体实践的制造者。

“死亡之谷”和“退出陷阱”羁绊中国创业企业——中国初创企业的融资现状与困境

创业企业是社会创新的源泉。但是,中国的初创企业面临在种子期缺乏支持,退出阶段障碍重重等问题。我们呼吁中国在IPO制度、投资者保护等领域进行更深层次的改革,确保风险资本能够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同时,更多让市场机制引导资本流向,提高社会资源的配置效率。

印裔CEO掌舵世界500强的背后

印裔CEO主要有以下共同之处:一是年龄介于45到55岁之间,属当打之年;二是大多数是在印度本土完成学业后远赴英美等发达国家深造;三是大多数人都是从公司基层做起。

打破企业的规模诅咒——智能制造的市场结构和创新

规模错配往往是导致企业走向末路的原因。智能制造对市场结构和创新的底层作用,主要通过影响生产过程的最佳规模来实现。在智能制造时代,企业的规模诅咒将有望被打破。

“守、破、离”与企业创新“ba”(场)——以韩都衣舍电商集团品牌创新孵化模式为例

韩都衣舍的互联网品牌创新孵化器(云孵化+场内孵化)很好地诠释了创新的虚拟空间和物理空间,为各类品牌提供销售渠道、促销经验和内外部资源。通过研究入驻孵化器的品牌或项目吸取内外部资源完成“守、破、离”的创新过程,我们发现,当品牌成功毕业时,该项目或品牌的经验和技术又成为了孵化器新的资源。因此,在创新“ba”(场)中,项目不断地进行“守、破、离”式创新,对于资源来说并不是资源消耗型创新,而是资源再生型创新,即在不断的“守、破、离”的动态创新中为创新“ba”(场)提供源源不断的新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