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冯晓晋:泰禾集团人力资源部副总经理,企业大学百人会核心发起人,原GE领导力发展中心大中华区总监

 

1945年,英国的雷格·瑞文斯在煤矿里针对技术工人采用新的学习方式使生产大幅度提升,当时担任英国国家煤矿理事会教育和培训主任的他,将此方法命名为“行动学习”。我想他一定不会想到,半个世纪后,在大洋彼岸的中国,迅速发展的中国企业界掀起了行动学习的热潮,有不少企业都把行动学习作为企业大学助推业务突破的武器。在此过程中,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很多失败的教训。而随着极速变革时代的到来,我们需要重新审视、探讨:在这个新时代的背景下,传统的行动学习方式如何扬弃,而未来的学习方式又有哪些?

行动学习之所以能够在企业界迅速流行并大行其道,是因为在企业中,传统的学习方式从知到行的链条太长。传统的讲授式课堂培训后,从学员本人的认知水平提高,到学员个体行为改变,再到所在群体、组织的认知方式和行为方式改变,最后到产生效果、解决问题,中间跨域了五大鸿沟,任何一个鸿沟效果都会产生衰减,经过这五个环节后学习效果可想而知。而行动学习则不然,它紧密围绕组织所面临的工作难题,最大限度地做到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新中国七十年:企业的变迁与管理学的演进

纵观中国企业70年来的变迁和管理学领域的相关演变,长路依旧慢慢,虽然成就亦是可圈可点。瞻望未来,我们必须客观地看待我们正在以及即将面临的严峻挑战。

管理创新70年:中国的经验与挑战

新中国70年,已经在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的路 上取得了巨大成就。这一方面为将来更好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另一方面,国际关系、特别是中美关系开始发生重大变化。这就意味着,未来的发展更有基础,遇到的挑战也会更多。如何发挥优势、应对挑战,是未来的管理创新需要认真研究的问题。

中国企业管理七十年:博采众长·融合创新·渐成一体

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翻开了中国企业管理的新篇章。经过70年不断的探索、学习、借鉴和应用,中国企业管理经历了“以苏为师”到本土化探索调整,到借鉴欧美和日本管理经验和理论,再到融合创新和渐成一体的过程。企业管理也从经验到科学,从传统到现代,最终走上管理现代化的发展轨道。中西融合的企业管理,其发展变迁一直在路上。

预体验“虚拟真”——数字化增长的理论与实践

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的数字化增长,为何陷入滞涨而迟迟未能实现?因为企业未能同步解决外部客户和供应商的一个关键问题:全周期感知价值。解决这个问题,可采取“预体验虚拟真”策略,这一策略不仅有理论支持,而且已经走在实践的道路上,可以通过上海“五角场双创学院”的“数字化创新场景实验室”的案例,认识和学习“预体验虚拟真”策略的设计与执行。

企业走向新的数字化之路

新的数字化之路本身并不是企业最终的目的地,也没有改变企业的本质,它是引导企业实现应有经济规律过程中的一个必经的阶段,与以往的企业数字化(digitized)以对内“提升效率,降低成本”为主不同的是,新的数字化(digital)转移到了对外“实现用户的需求”,带来的价值就是:拓展企业业务,增长企业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