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胡权:工业4.0研究院 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人类社会进入工业化时代已经有260年,但真正给制造业赋予智能化的能力,也是在计算机发明之后,这期间经历了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CIMS,Computer-Integrated Manufacturing Systems)、嵌入式系统、信息物理系统(CPS,Cyber-Physical Systems)、智能制造等概念的引入及发展。其中,智能制造的概念通俗易懂,一直受到行业人士的追捧,可惜自1989年日本雄心勃勃想把智能制造概念体系化失败之后,智能制造一直以描述性或不系统的中庸假说方式存在,本人在2016年9月号《清华管理评论》上发表的《智能时代的新自动化挑战》中,就对中庸假说进行了较为详细的介绍。

即便如此,最近几年时间,德国、美国、中国和日本等制造业主要国家,纷纷提出以新一代技术推动的、制造技术为核心的国家制造业战略,其指向却可以用智能制造这个中庸假说的概念来描述。德国提出的工业4.0体系中,智能工厂是根本;美国通用电气提出的工业互联网体系,也有所谓智慧工厂(Brilliant Factory)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突变危机的应急协同策略

大流行病带来的公共卫生和社会危机属于突变型。突变危机俗称“绝境风暴”,即所有可能致命的因素交织在一起,同时发生,呈指数增长态势。为此,应急反应必须同时调动所有可以获得的资源,以十当一,在最短时间内制造压倒性的控制效果。我们称之为“骤聚能力”。那么,怎样组织和实施骤聚能力?平时,在战略决策层次,团队大鸣大放,然后民主集中。战时,团队切换到事件指挥模式的惯性系统,迅速应急。应急策略需要保持活性系统和惯性系统之间的协同。只有在管理方法多样性和应急方法单一性之间迅速切换,我们才能既保障能力骤聚的速度,也维持骤聚能力的效果。

虑深通敏 与时偕行——三台组织架构如何应对危机

如何敏捷地处理分立知识的挑战,是每个组织生生不息的核心,《易经》说“刚柔者,立本者也,变通者,趣时者也”,三台的组织架构,本质上是刚柔相济的,也是最能应时而变的。在黑天鹅事件发生时,三台组织将以最敏捷的身段应对危机。

合法性切换与周全管理思维:突发应急刍议

在应急反应中,如何尽量避免忽视和无端延误,如何把握应急合法性是否得当,合法性切换是完全即兴还是“半即兴”,如何当机立断,如何在应急管理中兼顾权宜之计与周全管理思维。本文指出,影响此过程选择与成效的关键是四种重要的基础结构,曰能力,曰权力,曰意义,曰意识。

跟杰克·韦尔奇学,在危机中如何“赢”

如何在危机时代减少危险,争取机会,韦尔奇的危机管理思想无疑能给我们很多启发。他的使命感和忧患意识、“赢”的四项基本原则、六步为“赢”战略方法、危机领导“五力模型”,以及大数据时代危机处理的四个“信条”,对于正处于危机中的我们有很大的启示意义。

重大危机中的战略管理:抗疫何以获得重大阶段性成功

我们为什么能够战胜已经发生的重大疫情?从战略管理的角度看,以下几条非常关键:一是对各阶段主要矛盾的认识与采取的措施都比较到位,二是执行力非常强,三是对非主要矛盾的认识与管理比较有效,四是有效的领导和组织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