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王胤凯

近代工业革命数百年来,企业从混沌起点或单一事业的职能制有限公司出发,其成长轨迹在四条线索上展开:

事业结构:单产业单产品-单产业多产品-相关多产业多产品-非相关多产业多产品;

地理范围:本地性企业-区域性企业-全国性企业-跨国企业-全球性企业;

组织结构:混沌状态-职能制企业-事业部制-矩阵制-总分公司/母子公司;

资本结构:个体业主-合伙制-股份制-公众公司。

企业在成长路途上的某一阶段,一旦经营成功,就会跨越原来状态而开始下一阶段的成长。企业成长到最后,便是目前所能看到的最终形态:多元化+全球化+母子公司体制+公众公司的超大型企业集团或公司帝国。

截至今日,专业化和多元化的争论不绝于耳,但20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实施“集团化”战略以来,中国企业也正遵循这一成长轨迹,朝着超大型企业集团或公司帝国演变与成长,集团型企业正成为中国经济举足轻重的一股力量。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跨产业、跨区域、跨层级的大中型集团公司在中国将越来越多。

在企业成长过程中,企业管理核心也不断升级。在单一事业制的职能制公司阶段,“产品”几乎是企业管理的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平台革命”中的战略与创新

如果想要打造一个成功的平台业务,在建立起一个稳定的利润中心的同时,还需要很多额外的创新,哪怕它们可能无法立即带来利润,甚至可能永远不会带来利润。但必须有这些创新,否则你将无法找到下一个平台的大机会。

平台演化与生态参与者战略

新的生态不断涌现,旧的生态经历更新抑或衰亡,生态演化的背后到底遵循着怎样的法则?作为生态主的平台企业如何思考整个生态的发展,生态参与者又应当如何适应平台企业的战略演变,从而更好地在生态中可持续地发展?

平台生态系统战略:如何发展和领导生态系统

对于一家平台企业来说,要让生态系统战略取得成功,必须要做到两点:首先,它必保证生态系统本身具有足够的生存力和竞争力,使得整个生态系统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其次,它必须有能力对生态系统保持最终的控制,以保证自己能从生态的成功中获益。

从平台领导到生态共演:产业互联网的制度视角

尽管数字化技术带来的产业局部效率提升屡见不鲜,产业全局效率提升的案例尚不多见。通常,障碍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制度。数字化创新的实施通常需要新制度安排,而新旧制度冲突可能导致技术上可行的创新无法在商业上落地。那么,如何处理数字化创新面临的制度冲突,形成便于创新渗透的制度安排,便成了产业互联网背景下企业家精神的重要方面。

产业互联网时代平台进化四部曲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绝大多数的平台型企业提供了新的生存良机。伴随产业的深度数字化,一种可以称之为产业赋能平台的新的商业形态应运而生。通过向产业端的渗透,产业赋能平台跳出平台模式单一追求流量扩张的路径依赖,凭借产业控制力的强化来降低平台噪声、实现用户锁定和消解负面网络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