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王胤凯

近代工业革命数百年来,企业从混沌起点或单一事业的职能制有限公司出发,其成长轨迹在四条线索上展开:

事业结构:单产业单产品-单产业多产品-相关多产业多产品-非相关多产业多产品;

地理范围:本地性企业-区域性企业-全国性企业-跨国企业-全球性企业;

组织结构:混沌状态-职能制企业-事业部制-矩阵制-总分公司/母子公司;

资本结构:个体业主-合伙制-股份制-公众公司。

企业在成长路途上的某一阶段,一旦经营成功,就会跨越原来状态而开始下一阶段的成长。企业成长到最后,便是目前所能看到的最终形态:多元化+全球化+母子公司体制+公众公司的超大型企业集团或公司帝国。

截至今日,专业化和多元化的争论不绝于耳,但20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实施“集团化”战略以来,中国企业也正遵循这一成长轨迹,朝着超大型企业集团或公司帝国演变与成长,集团型企业正成为中国经济举足轻重的一股力量。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跨产业、跨区域、跨层级的大中型集团公司在中国将越来越多。

在企业成长过程中,企业管理核心也不断升级。在单一事业制的职能制公司阶段,“产品”几乎是企业管理的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VUCA条件下的组织韧性:分析框架与实践启示

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的VUCA情境下,组织韧性对于中国企业具有独特意义,能够帮助组织度过难关,实现反弹生存,进而另辟蹊径实现反思改进,最终“转危为机”,获得逆势成长。

组织韧性的机制与过程

组织韧性的构建和功用,最终体现在积极开放的心态,对外部情势与内部动态进行的审慎精准的监控与预判,对理性和常识的尊崇,基于智慧和专长的即兴发挥,不同应对措施的创造性组合,既发挥自己特长而又兼收并蓄、善于合作,以及组织常态的迅捷恢复与组织能力的整体提升。

组织韧性:在危机中成长的能力

在黑天鹅事件频发、竞争模式升级的时代特色下,在所有组织情境中,“韧性”这个概念开始被越来越多地接受。组织可以通过“去刚性核心资源”与“多元认知能力”来修炼内功,通过培养战略思维和重视非市场资源来整合外部资源,以此“内外双修”法,打造其组织韧性。

数字时代的“高韧性”组织:人单合一

当下中国企业正在面对短期和长期变量的双重冲击,除了“新冠疫情”带来的短期冲击之外,数字化已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长期冲击变量。面对长短期冲击的交互作用,挑战企业“组织韧性”的现实场景是什么?做出行动反应的底层逻辑是什么?从何处切入?又如何推进?

组织免疫:如何从脆弱走向韧性

我们都希望拥有健康的免疫系统,组织免疫系统具有自身机体修复功能,面对很难避免、而又超过企业认知能力的风险和事件,成熟的组织免疫系统应该是能够及时有效地应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