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曾伏娥 朱妮亚

令人费解的现象

理性企业不同于非理性企业在于,理性企业会思考,不为眼前利益迷惑而牺牲长远利益。严谨一点界定,理性企业即希望长期存在的法理性组织,与只图眼前利益的投机型非理性企业根本对立。但是近年来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却有点让人看不懂,大量理性企业在非伦理行为问题上纷纷做出“非理性”抉择:2005年始于肯德基的苏丹红事件,2008年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三聚氰胺事件,2011年初出现在台湾的食品塑化剂事件,2012年让大部分中国人都“心跳过速”的毒胶囊事件⋯⋯很多同行业竞争企业或供应链上下游企业都知情地卷入了不道德的伦理事件!

这令人费解!因为对希望长期存在的理性企业而言,无论是漠视、纵容还是参与可能对他人产生有害影响、属于非法或道义上不为大众所接受的非伦理营销行为,所面临的都是损失情境。国外有学者采取事件研究法分析发现,从较长时期看,卷入非伦理事端的样本企业(中等规模),直接经济损失达到860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因事件冲击给品牌资产、企业声誉造成的间接损失。值得一提的是,其他关联企业也将同时蒙受至少不低于1%的经济损失和大于3%的品牌资产损耗(“连坐”损失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稳、深、精”与逆向国际化的战略核心——以迈瑞医疗的国际化战略路径选择为例

通过分析迈瑞国际化经验,从国际化“三步走”的角度,我们可以得到以下启示:企业“走出去”阶段的战略核心是“稳”,“走进去”阶段的战略核心是“深”,“走上去”阶段的战略核心是“精”。

世界咖啡:一种有效的团队学习方法——以中粮大悦城行动学习为例

在 “世界咖啡”汇谈中,我们既是感性的,可以心灵彼此走近;我们同时又是理性的,能够直面业务痛点,创新探索新知。更让我们惊喜的是,无论是新观点的迸发,还是团队熔炼的程度,或是行动方案的落地及优秀人才的发掘⋯⋯这一切总是超出人们的预期。

明星员工空降,如何打造“与星共舞”平台

企业在引进明星员工之后,需要警惕由于不当激励所引发的社会比较和组织“宫斗”。要化解“星斗”,关键是要创建扁平和均衡的激励结构,引导新老明星员工调整社会比较维度,积极进行上行同化,在高水平层面结成互补式依赖结构,打造“与星共舞”的事业平台。

你准备好了吗?——中资企业的国际化管理

有意进军或已经开拓国际市场的企业,都应设立专门的职能部门去系统整理、传播和探讨那些已在海外建立分公司的企业的经验和教训,避免同样的错误被重复,从而不断改善企业国际化的管理、决策及执行能力。

当大学建筑遇上管理思想

从建筑中我们可以更好地感悟设计之道,体会人类的设计如何影响我们自身的管理与组织模式,设计成就了新的机遇。当我们对各种象牙塔内的建筑浮想翩跹时,我们希望这些建筑更加具备诗意和人文,更能超越塔外浮华的商业世界,而不仅仅满足功能与实用,因为优秀的管理思想就栖息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