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曾伏娥 朱妮亚

令人费解的现象

理性企业不同于非理性企业在于,理性企业会思考,不为眼前利益迷惑而牺牲长远利益。严谨一点界定,理性企业即希望长期存在的法理性组织,与只图眼前利益的投机型非理性企业根本对立。但是近年来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却有点让人看不懂,大量理性企业在非伦理行为问题上纷纷做出“非理性”抉择:2005年始于肯德基的苏丹红事件,2008年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三聚氰胺事件,2011年初出现在台湾的食品塑化剂事件,2012年让大部分中国人都“心跳过速”的毒胶囊事件⋯⋯很多同行业竞争企业或供应链上下游企业都知情地卷入了不道德的伦理事件!

这令人费解!因为对希望长期存在的理性企业而言,无论是漠视、纵容还是参与可能对他人产生有害影响、属于非法或道义上不为大众所接受的非伦理营销行为,所面临的都是损失情境。国外有学者采取事件研究法分析发现,从较长时期看,卷入非伦理事端的样本企业(中等规模),直接经济损失达到860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因事件冲击给品牌资产、企业声誉造成的间接损失。值得一提的是,其他关联企业也将同时蒙受至少不低于1%的经济损失和大于3%的品牌资产损耗(“连坐”损失 ……

( 阅读全文请先登录 )
 

相关阅读

团队学习如何驱动创新转型:来自中化集团的管理实践

尽管彼得·圣吉在《第五项修炼》提出了团队学习,然而作为一种人才发展与组织发展方法,这种以真实团队为主破解复杂难题、集体研究解决并付诸行动的方法,在中化集团走向实业,向上游下游延伸的战略转型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区块链+民生的产业创新发展——以京东智臻链为例

在京东开发、完善区块链应用的过程中,真实关切于民生,通过品质溯源、数字存证、信用网络和价值创新四个方面,形成区块链+民生的多维度落地应用,赋能民生。

人工智能伦理的起承转合——从性本善到上善若水

作为极具颠覆性的技术创新系统,人工智能应当负责任。人工智能之初应当从性本善出发,以上善若水智慧为其创业伦理行动的方向依据。

如何发展高端第三方检测平台的创新系统——来自胜科纳米的启示

得益于我国半导体检测市场的需求,胜科纳米(苏州)在中国市场取得了快速发展,快速成长为重要的民营第三方半导体检测以及技术服务企业。不可忽视的是,胜科纳米(新加坡)在其创立初期在新加坡的稳步前行为其在中国以及亚洲其它国家的拓展奠定了基础。由此,胜科纳米(新加坡)初期发展的经验可以为我国高端第三方检测平台的建设提供一些借鉴之处。

安踏:未来的运动鞋服王者?

从家庭小作坊,到如今中国排名第一的运动服饰运营企业,安踏用30年的时间创造了一个奇迹。出身草根的安踏究竟经历过怎样的发展历程?为什么它能够从中国众多的体育用品生产商中脱颖而出,成为行业领袖?安踏未来能够再进一步,成为世界范围内运动鞋服行业的王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