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30周年院庆之际,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举办了“思想•引领”院庆系列学术论坛系列活动,朱岩教授在“大数据时代的商务与管理变革”论坛上发表了“大数据十大的企业转型”的主题演讲。以下是演讲实录。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

刚才听了几位嘉宾的演讲对各个行业应用大数据的状况有全面的了解,我这里想跟大家分享一点,我们尽可能保证时间,来分享我们对于大数据环境下企业转型的基本思路的想法。

实际上刚才不论是传统的做制造业的还是做一些新兴的电子商务行业的同学,我都能看得到我们面临着转型巨大的压力,或者说我们在现在这种大数据时代下面企业要面临的一些新的商业模式选择的问题。

实际上导致这种现象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我们现在的市场信息海量的增加,大数据的意义也就在于不断的增加我们的市场信息,和不断的让我们每个人,不论是通过社交网络的形式还是通过产品数据记录的形式,还是通过我们的网站形式来形成海量的数据。这些市场信息的增加,会使得我们没有办法再用原来的方式做企业经营。要我们重新去思考客户行为现在所发生的变化,以及由客户行为变化所引发的一系列的相应的产业革命。

所以这样的变化不是单纯的一家企业的事情,我们更愿意把它看作是一个产业生态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些产业转型,不能够从单独的一家企业来去看,而是应该从一个产业生态来去看我们相应的转型。这不仅仅是因为企业和企业之间建立了比以往更为紧密的联系,更为重要的是在于每一个产业生态的参与者都可以全方位参与到整个产业生态的生产、销售以及消费的过程之中。

我们知道这就意味着每一个人都不再只是一个单纯的消费者,而是变成生产消费者,我们每一个企业也不是单一的产品服务提供者,而是变成了是产品和服务的平台这样一种企业。由此而衍生出来的是一种新兴的产业领袖。所以在我们思考整个的产业商业生态改变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够去调整这种产业结构,塑造新的产业领袖过程当中成为领先者,我觉得这是一个企业转型过程当中都要考虑到的问题。

从国外的发展趋势上我们看得到,这种平台型和社区型的企业已经正在逐渐的取代传统的一些创新型的企业。不论是苹果还是Facebook,现在市值规模都在迅速的扩大。Google公司的市值规模在春节之后应该是超过了4000亿美金,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微软。而Facebook在1700亿美金左右,苹果将近5000亿美金的市值规模。

这和左侧的企业相比较利用新规则所建立起来竞争优势是什么样子,实际上这些企业无一例外都是在适应市场的变化,都是在适应消费者逐渐的参与到企业经营当中来这样一个现实。消费者之所以能参与到企业经营当中来,就在于他们能够去贡献信息,能够去利用信息,能够去获取原来他们所得不到的一些产品的数据,服务的数据。整个经济转型方向一定向着越来越透明的方向发展,因为有了透明才有公平,有了公平才有效率,有了效率才有效力,这是必然的发展方向。所以做平台和做社区应该看起来是全球经济转型的,大家所公认的一个方向。

    在中国,我们这种方向更加的明显,原因在于我们人口众多,我们这些参与者能够贡献的数据量将会是更大的。我这边给出的数据是麦肯锡做的到2020年中国家庭收入的预测,到2020年GAGR20%以上的家庭会到57%,49个百分点增长,这是社会收入结构的剧烈增长,而这57%的人用我们通俗的话讲是吃饱了撑着的人群,开始有大量数据需求参与到社交网络中来。,在座每一位用微博微信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对整个人类文明做什么样的贡献,你是通过泄露你的隐私,泄露你的偏好来推动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你把自己的偏好数据泄露出来之后,我们就可以做我们前面所说的国美在线也好,制造业也好,如果你天天憋着什么都不说就倒退了,所以潜水的同学需要好好反思一下。

我们要占领这样新兴的市场,我们必须要去迎接文明更迭的挑战,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我们已经经历了这样一次生产工具巨大的变革,而从工业文明到网络文明,我们会看到所经历的变革是空前的。这个主要是在于我们对于事物的关心已经不再是物质本身,而是关注到了人自身。社交媒体时代里面,当我们逐渐掌握了人的一些行为规律的时候,会意识到人的价值是远远大于某些机器价值的,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复杂的机器,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宝贵的资源。所以我们与其开发大量的矿产资源,不如好好开发人这个资源。如果我们能把人的大脑挖掘的更为彻底的话,那我们人类将能够贡献出更大的财富。

所以互联网真正的价值不是在于计算机的活跃,而在于人思维的活跃,我们怎么能把人的思维能够连接在一起,在这个中间创造新的价值。

就哲学的角度而言,工业时代和西方的哲学体系是高度契合的,因为西方的哲学体系要强调逻辑,强调机器的力量,而东方逻辑更强调人自身的力量。而在网络经济时代里面,我们看到又回归到人自身上面,我们在讨论的是人自身在整个世界所能发挥的作用是什么样子。这意味着什么,工业时代恐怕中国想要超越那些发达国家,发达的工业国家很难了。

但是到了网络时代里面,因为从哲学视角上来看,我们的哲学和网络经济更加符合,所以我们超越西方应该是早晚的事情。所以这也是从这种发展的规律上我们也能看到这样的一种趋势。我们把这样的趋势称作智慧人口红利,也就是说我们所分享的已经不是单一劳动力人口红利,而是想办法把14亿人,每个人头脑里面的价值真正变成是企业的价值、社会的价值,这就需要我们去寻找新的生产力,这些生产力是在工业时代里难以形成规模的生产力,这就是兴趣、爱好、分享、社交等等一系列曾经不是生产力的生产力。如果我们都把这些东西都变成是企业经营的一部分,我们的社会价值一部分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占领所说新兴的市场。

    从工业时代到互联网时代变化,我们所管求的需求变化从单一产品要素服务,变成文化加产品,文化产品内涵是不断增加的,会使得原来的经济规则发生一系列的变化,从原来的所谓生产型规模经济效益,正在向网络规模经济效益来过渡。我们要让每一件产品,每一个客户都能够持续性的贡献价值,这就是在座说的网络效应,我们怎么样利用这样一种网络效应。这样的做法能够给客户持续参与的机会,我们让路给客户,就能够去创造额外的价值。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这是我们给香港交行所做客户服务的案例,实际上我们就是把银行里面的客户连成一个网络,我们眼里面看到的已经不再是一个一个独立的客户。我们总跟传统企业讲,如果你眼睛里面看到是一件一件独立的商品,你眼睛里面看到的是一个一个独立的客户,那么你还是在做传统行业,你只有把眼里面看到的是产品的网络,看到的是一个客户网络的时候,我们才真正的开始做网络经济,在大数据时代下一些新的经济模式。所以在这里面我们形成客户网络,这个好处不用多说,给商业银行开创一种全新的经营模式。

我们都不用让它在这上面做太复杂的事情,就是让大家都知道彼此之间什么时候过生日就够了,这个我们就能够去赚钱了。因为你说我在这上面过生日了,我的很多学生知道了能不表示表示嘛,他总得送一虚拟蛋糕吧,一虚拟蛋糕卖5块钱,不多算,一天算收10块钱的东西,你算算现在像中国建设银行这样的银行,大概有1亿客户,我们过生日的概率是多少,不是除365,咱们学概率论的时候都知道,我们按50算,五十分之一是200万人过生日,一个月6个亿,一年72个亿。我送个蛋糕就能送出72个亿来。所以企业的盈利模型会发生变化,提醒你们可以关注未来的变化是什么样子。

    另外一个好处,大家看到有这样一个平台之后,我们就可以用客户来留客户,而不是用服务留客户,我们原来用服务留客户的方式成本极其高,我用客户留客户是靠你的朋友圈子把你留下来,不是我来留你的客户,这会大幅度降低企业的成本,同时能够改善客户的体验。这是很简单的缩影,我们能看到企业网络效应塑造过程当中,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样的事情。

所以转型总的方向是要去改变你企业最基本的两个层面,营销和创新,如果你能把你的企业营销和创新两个层面都把个体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的时候会创造很多新的模式。不论是自媒体营销还是众包,我们依托全都是海量的数据,依托每一个个体的参与,没有大家的参与我们是不可能说做这样一些所谓的自媒体营销,或者是众包式创新的。

当然这样的创新也是让人类的智慧得以释放,我们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能够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智慧估计能占到你智慧潜力的30%-40%就了不起了。所以我们很多人总觉得郁郁不得志,感觉到自己非常的顺的没有几个,也就是十之八九是郁郁不得志的,原因在于你没有合理的对位。

工业文明留给我们很多宝贵的财富,也给我们带来很多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对人智慧的塑造,我们用层级化、智能化的方式提高了协作的效率,但同时也让一个人的智慧陷入到了一个框架之中。我们用网络经济的方式就需要去打破这个框架,解放我们的智慧,让你能够贡献给这个社会的价值变成是60%、80%。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翻番的去对这个世界留下来你智慧的话,这意味着什么呢?14亿中国人将能够至少做28亿人的事情,我们想不强大都不可能。

    所以网络经济的转型也好,或者说我们大数据的转型也好,提醒大家关注三个方向,一个就是大规模协作,我们怎么实现超范围的,超行业的产业生态的重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这里列举大量的例子,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详细的去看;第二个大的方向就是围绕着既然个体如此积极,我们就可以围绕着他们来去做大量的个性化的定制,这里面举个例子,甚至于连机票的价格都可以做成个性定制的产品,这中间的机会是非常多,你自己定价的模式。第三个就是移动应用融合,这里面会有大量的机会。大家都看得到,在youtube的视频,美国乞丐都已经移动支付了,有零钱吗?没零钱,有信用卡嘛,刷10美元再还给你。人都变成这样。我们不再数据采集做事情的话恐怕我们要远远落后。同时我们国内照抄别的公司的产品往往是抄这个产品,小刷卡器做了很多,国内可以看到若干这样的产品,但是我们没有抄的是后面巨大的数据分析能力,它跟星巴克合作是怎么利用星巴克带来潜在的价值。

我用很短的时间能够跟大家分享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是个体逐渐参与经营当中的时代,也就是说企业的转型是要去打破原来固有的思路,实现跨界,跨到别的人哪里去做经营。如果你不去跨界你就等着别人来跨界你。跨界的结果有可能你还可以生存,但也有可能你就已经被淘汰掉了。

个人同样如此,个人发展的时候,如果死守当然有好处,但是我们要借鉴各行业的思维,把你的工作做的更为开放。我们不希望都成为卖油翁,我们希望成为富兰克林跨界发明的人。这里列举的百度也好,余额宝也好,以及工行2月份所做应对也好,这都是最近这一段时间里面发生在金融领域里面跨界经营的例子。我们经管学院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经济,中国发展,所以今天我们搞这样一个大数据的论坛,也是希望能够去和同学们、校友们、老师们一道来去探讨中国企业在这样的一个令人振奋的时代里面,到底该向什么样的方向来发展。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