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以来,中国投资率呈现出逐攀升的态势并于2010年超过48%。这种现象引起了清华经管学院白重恩教授及其研究团队的兴趣[1],他们从国民收入分配的角度研究并发现:居民部门收入占比下降、政府和企业部门收入占比上升是重要原因。

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投资率已处于世界较高水平,不仅高于发达国家,也高于新兴经济体。据2009年数据,投资率高于中国的家仅有12个。据白重恩教授等人测算,我国投资回报率(调整价格因素后的税)已从1993年的15.7%下降到了2010年的5.1%。投资回报率不断下降的事实进一步表明我国投资率已处于较高水平,不宜再继续提高。

我国投资率为何居高不下?鉴于投资与储蓄的密切关系,白重恩教授及其研究团队又以储蓄率为切入点,从国民收分配角度对此进一步做出了回答:中国民储蓄率攀升的主要原因不在于居民部门,而政府和企业。通过对资金流量表进行调整发现:①随着政府和企业部门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占比上升,二者对国民储蓄贡献也在逐年增加,其中企业部门贡献最大。②与此同时,国民收入分配中的居民部门份额却在持续下降。居民部的储蓄率自1993年以来一直在30%左右浮动,直接降低了该部门对国民储蓄增加的贡献值。其实,居民部门收入占比曾在1996年达到最高值68.3%,但随后一路下降,到2005年仅为54.1%。为什么会这样?主要原因就在于劳动者报酬占比的一路下降。居民部门收入占比下降的同时,消费GDP比重也在持续走低。在2000年~2010年这 10年里,我国居民消费占GDP比重从46.4%下降到了33.8%,降幅高达12.6个百分点。

针对我国投资率、储蓄居高不下的现状,白重恩教授及其研究团队基于上述成果提出了国民收入分配的改革方案,其要点为:降低政府和企业部门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份额,提高居民收入占比。具体政策建议如下:

首先,政府应大力促进居民劳动收入的提高,如发展劳动收入份额较高的服务业,调整税政策(如个人所得整、增值税转型)等;

其次,政府应大力促进居民财产收入的提高,包括增加企业分红、拓宽居民投资渠道(特别是于外国产的渠道),进行利率市场化改革等;

 最后,在二次分配中应注重公平。具体措施包括:加快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健全医疗卫生制度,降低社保缴费率,增加国企分红用以补充等。

注[1]:清华大学经济管理院白重恩教授主持的课题《中国国民收入分配模式和改革方案研究》对我国国民收入的分配模式的及相关政策展开了系统研究。该项目于 2010 年被立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这是清华学继人文院、法后第三个社科重基金研究课题,也是经管学院首个国家社会科基金重大项目。

 

(源自: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